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終極斗羅 > 第二百三十七章 藍夢琴

第二百三十七章 藍夢琴

  “什么都不用說了。當初我們是怎么說的,現在就怎么做。你們相信我嗎?”藍軒宇認真地說道。

  錢磊道:“當然相信。沒有你,我們倆在高能少年班估計早就被淘汰了。”

  劉鋒也點了點頭。當初,他和錢磊可是高能少年班的墊底二人組。

  藍軒宇道:“你們相信我,我就一定會盡一切可能帶你們一起出線。我們兄弟不分開。你們也說了,當初你們在高能少年班就是墊底的,可現在呢,我們組以天羅星第一名的成績進入了復試。奇跡是要靠我們自己去創造的。我只是希望,以后你們也能更加努力。我們已經走到這一步了,不能有半點松懈,更不要回頭看,我們只往前看。你們來到這里應該也感覺到了,母星的環境有多么適合修煉。可我們想要留下來,就必須要考上史萊克學院才行,沒有退路。”

  說著,藍軒宇用力地拍了拍劉鋒的肩膀。

  “是的,沒有退路。”劉鋒的雙拳下意識地攥緊。就在這一瞬間,他的內心開始有了變化一—別人能做到,為什么我們就做不到錢磊看著藍軒宇和劉鋒:“你們放心,我以后再也不偷懶了,我再也不想成為你們的累贅。這次結束之后,無論有多么痛苦,我都一定苦修精神力,鍛煉身體,盡可能地提升自己的實力。”他在精神力方面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可直到現在,都還沒能進入靈海境,落后于藍軒宇。從領先到落后,這不是天賦上的差距,而是努力程度上的。

  藍軒宇有多么努力,他們是最清楚的。每天從銀天凡或者季洪彬那里回來,他想爬上床都困難。劉鋒還好點,修煉也很努力,但錢磊真的有點懶、相比其他兩人,錢磊付出的努力就少得多了。

  藍軒宇用力地摟了摟兩名隊友。來到史萊克,他們感受到的除了這里的美好之外,還有那無形之中出現在內心的壓力。劉鋒和錢磊是如此,藍軒宇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雖然這是第一次來到母星,但他發現,自己真的很喜歡這里,尤其喜歡史萊克學院。他甚至有種感覺,自己本來就應該是屬于這里的。

  體檢結束,凌依依帶著他們返回賓館。

  才一回來,劉鋒和錢磊就立刻回了房間,冥想去了,反倒是藍軒宇沒有立刻開始修煉。

  李洪彬一直都在房間里等藍軒宇。

  “體檢情況如何?”

  藍軒宇將今天整個體檢的過程詳細地講述了一遍。

  聽了他的講述,季洪彬點了點頭,道:“比以前更加合理和精細了。體檢只是基礎檢測,主要是作為記錄留存的,并不代表復試成績,你們也不用太過在意。接下來的考核,才是重中之重。明天進行團隊考核。”

  藍軒宇道:“季老師,我的血脈變異之后,身體似乎產生了很大的變化,我想趁著今天下午的時間測試一下自己的能力,這樣也能讓我在后面的考核中心里有個數。您能幫我嗎?”

  季洪彬點了點頭,道:“當然,你不說我也希望你這樣做呢。自身能力無論有多少提升,都要自己完全掌控了才有意義,否則就只是單純的提升。

  控制不了,反而會有反作用。我們出不了賓館,就在這里進行吧。你來進攻,我來防御。”

  說著,季洪彬雙手一揮,柔和的魂力將房間內不多的家具拖到一旁,騰出了一片空間。

  “好。”

  團隊考核即將到來,每個人都在努力準備著,不只是來自天羅星的眾人,還有來自其他星球的考生。

  藍軒宇一直和季洪彬練習到夜幕降臨,才開始冥想。這里的環境再好,他的魂力一時半會兒也到不了三十級。反倒是一下午的實戰練習,令他獲益匪淺。

  第二天一早,史萊克學院的通知來了:團隊考核將在中午進行,請所有人做好準備。

  來自各個星球的一百支隊伍,共三百人,將一同參加團隊考核。具體考核內容,只有考核開始之后才能得知。

  “藍軒宇!”在史萊克賓館大堂,藍軒宇終于見到了他一直想見的人。

  凍千秋穿著一身白色校服,俏生生地出現在他面前。

  女孩子總是要比男孩子發育得快一些,十二歲的凍千秋看起來身高已經超過了一米六五,比藍軒宇還要高一些。她一雙深藍色的眼眸中帶著幾分欣喜和羞澀,在叫藍軒宇的名字時,明顯比原來柔和了幾分,至少藍軒宇自己是這么認為的。

  “你啥時候到的?”藍軒宇笑瞇瞇地問道。

  凍千秋道:“前天。昨天體檢來著。”

  藍軒宇的目光從她臉上掠過,上下看了看。

  凍千秋嗔道:“你賊眉鼠眼的,看什么呢?

  藍軒宇頓時有些尷尬:“你體檢的情況怎么樣?”

  凍千秋道:“還行吧。不過據說體檢只是初步檢測,作為一個數據以進行對比,主要還是看接下來的考核。也不知道今天考什么。”

  正在這時,凍千秋身邊突然有個聲音傳來,略帶幾分吃驚和怪異:“千秋,這就是跟你要好的那個男生啊?”

  藍軒宇扭頭看去,只見說話的是一名少女,年齡看上去和凍千秋差不多,卻有一頭白發,看起來非常扎眼。她這明顯不是漂染的,從發根到發尾,根根潔白如雪,發絲上還有一個銀光閃爍的雪花發飾。

  這少女身材高挑,看起來和凍千秋差不多高。她并沒有絕色容顏,卻有種特殊的氣質,宛如空谷幽蘭,此時一雙冰藍色的大眼睛之中充滿了吃驚和好奇。

  凍千秋被她說得臉一紅:“琴姐你別亂說。”

  被凍千秋稱作琴姐的少女翻了個白眼,顯現出和她那空靈氣質完全不同的嬌俏:“你當我傻嗎?學校里早就傳開了,你當時挽著他的手臂,還讓他親了一口,又打情罵俏地和他一起跑了。咱們一世兩姐妹,你就別裝了。不過,想要拱我家好白菜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兒。藍軒宇是吧,打不過我,別想碰我家千秋。”

  藍軒宇被說得有些發蒙,凍千秋更是臉飛紅,嗔道:“琴姐,你再亂說我可要生氣了。我怎么就是白菜了?”

  藍軒宇嘴角抽了一下,配合著道:“我也不是豬。”

  琴姐嘻嘻一笑,理了一下自己的白發,很大方地向藍軒宇伸出手,道:“我叫藍夢琴,我和千秋是好姐妹,也是好隊友。放心,在團隊賽上,要是能幫忙,我會和千秋一起幫你們的。”

  藍軒宇伸手與藍夢琴相握,頓時感覺到她右手膚如凝脂,帶著清涼,又有種要在自己掌心之中融化的奇異感覺。

  “姐姐好,我是錢磊,是軒宇的隊友。”一直站在藍軒宇身邊的錢磊此時已經跳了出來,笑瞇瞇地向藍夢琴伸出了自己的手。

彩票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