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仙逆 > 第1594章 回首一望輪回在

第1594章 回首一望輪回在

  第1594章回首一望輪回在

  王林望著火堆的恍惚,被一陣吞咽口水的聲音打斷,他回頭間,看到了那不遠處的中年男子,望著自己手里的干糧,不斷地舔著嘴唇,眼中露出可憐之色。

  看著對方的樣子,王林笑了,在這一刻,他似對這中年男子沒有了陌生,而是起了憐憫。

  “給你。”王林從竹排內拿出干糧,遞向那中年男子。

  這中年男子雙眼直了,狠狠地咽下口水后連忙跑了過來,一把抓著干糧放在嘴里兩口就咽下。

  “好吃,好吃,本王已經好幾天沒吃東西了……咦,本王?我怎么會說本王?”那中年男子愣了一下,搖頭中不再去考慮,而是眼巴巴的望著王林。

  “你叫什么名字?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呢,你的家人呢?”王林又拿出幾個干糧,遞給了地方,輕聲問道。

  這中年男子給了他一種說不出的感覺,這感覺隨著與對方接觸,越來越濃,仿佛他曾經不知在什么地方,與對方有過結識,且依稀間,在心里有愧疚之色。

  那中年男子接過干糧,正要放在嘴邊,聽到王林的話后呆了一下,望著手里的干糧,再次大哭起來。

  “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我醒來時就在深山里,我想不來了……金光,我記得我醒來時四周有金光,還有好多人要抓我,哼哼,可他們找不到我。”那中年男子哭聲中,聲音也模糊了。

  王林眼中更加柔和,看著對方再次幾口就把他不多的干糧吞咽下去,搖頭失笑中從竹排內取出了水壺,遞給了對方。

  中年男子喝了幾大口,打了一個飽嗝,看著王林眉開眼笑,把始終拿著的雞腿遞了過去。

  “給你,這個雞腿不好吃了。”

  王林哈哈一笑,拿過雞腿,沒有去吃,而是包好放在了竹排書箱里。

  廟宇外的雨,更大了,雷霆閃電交錯,把那廟門吹的不斷的晃動,時而拍在了旁邊的墻壁上,在那嘎吱聲音的同時,也有砰砰之音回蕩。

  整個天地都是一片漆黑,唯有這廟宇內的火光隱隱透出,在這陰森的世界中,散發微弱的光芒。

  王林與那中年男子,坐在火堆旁,濕漉漉的衣衫慢慢有了溫暖。

  “或許不知道自己是誰,也是好的。有時候即便是知道了,也會去想,自己是不是別人的一場夢……我最近總是做夢,那夢里的世界很真實,讓人分不清了。”王林望著火堆,輕聲開口。

  那中年男子喝了口水,搖頭喃喃。

  “誰說的,你去試試不知道自己是誰有多痛苦,哼哼,要我說,不管是不是夢,只要開心,只要自己覺得很高興,不管是不是夢,都是好的。”

  王林雙目一凝,對方的話語,讓他隱隱有了觸動。

  “只要自己開心,只要自己覺得高興,就是好的……我的理想是科舉入仕,讓爹娘以后過上好日子,讓他們不再去看親戚的嘴臉……”王林沉默,許久之后,點了點頭。

  “你呢,你有什么理想?”王林抬頭,向著那火堆里填入一些干枝,問了起來。

  中年男子打了個哈氣,似有些困了,聞言精神一振,臉上露出得意之色,興奮的開口。

  “我啊,我的理想可多了,我要有好多好多靈石,我要有好多好多銀兩,有好多好多好吃的……”他說著說著,咽了口唾沫。

  “靈石是什么?”王林一愣。

  “靈石?咦,我說過靈石么,靈石是啥?”中年男子也是一怔,撓著頭看向王林。

  王林沉默片刻,啞然一笑,不再去問這個問題,而是與那瘋子,在這雨夜的廟宇內,慢慢的交談了起來。

  二人之間似有說不完的話,那瘋子原本還有困意,可說著說著,越加的精神起來,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看到王林后心里很是溫暖,對方給他的感覺,如同親人一樣。

  外面的風在呼嘯,嗚咽之中時而吹入進來,把那火堆吹的劇烈的搖晃,送入了帶著潮濕的寒氣,可是卻再沒有給二人冰冷的感覺。

  甚至就連他們身后那龐大的土地像,其嘴角那琢磨不透的微笑,也慢慢的柔和起來,籠罩整個廟宇,把這里的寒冷驅散。

  夜已深,雨水不但沒有漸小,反而更大了起來,在廟宇外肆虐。王林身前的火堆,也因沒有了添入進去的干枝,慢慢的弱了下來,似隨時都可以熄滅一樣。

  “我和你說一個秘密,這個秘密,我可沒有告訴任何人哦。”那中年男子神秘兮兮的在王林身邊低聲說道。

  王林看了他一眼,帶著微笑點頭,眼中露出感興趣之色。

  那中年男子得意的伸出右手,放在王林身前。

  “看,你看這里,你看到什么了么?”中年男子指著右手腕,神色更加得意。

  只是他的右手腕除了臟兮兮外,什么都沒有,王林看了半響,苦笑搖頭。

  “咦?你什么都沒看到?不可能啊,你等著,等我去洗洗。”這中年男子連忙起身跑到一旁廟宇內的積水處,把右臂清洗一番,這才回到王林身邊,再次抬起,神秘的低聲道:“你這次看到了吧。”

  王林神色古怪,再次搖了搖頭,他的確什么都沒看到。

  那中年男子怒了,向著王林大聲的咆哮起來。

  “你仔細看看,你掙大眼睛去看,你……你……你怎么可能看不到,你耍賴,你明明看到了。”

  王林揉了揉額頭,把那中年男子的右手那在眼前,仔細看了一會,苦笑中點了點頭,開口道:“看到了,的確看到了。”

  “嘿嘿,怎么樣,我厲害吧,哼哼,我要找到這個人,我猜測,他應該認識我。”那中年男子滿意的坐在一旁,望著自己的右手臂,慢慢發起呆來。

  “我要找到他,我隱隱有個感覺,他似乎曾答應過要照顧我,他答應要帶我去玩,可他卻走了……沒人管我了,就剩下我自己……我要找到他,一定要找到他。”

  他喃喃中,神色露出黯淡,縮著身子呆呆的看著自己右手臂,慢慢的聲音越來越弱,最終睡了過去。

  王林輕嘆,起身拿出一件厚實的衣衫,不嫌棄對方臟兮兮的樣子,而是蓋在了他的身上。許是蓋衣服的動作打擾了這中年男子,他右手抬起一抓,轉身彎著身子,呼呼大睡起來,其右手在側,對著王林。

  王林坐在火堆旁,望著那漸漸越來越弱,緩緩熄滅的火堆,在這寂靜的廟宇與外面的嘩嘩雨水中,沉默下來。

  他的心,漸漸不再迷茫,夢,就是夢,改變不了什么,即便真的這一生只是一場夢,那么這場夢里,他要開心,他要堅定的走下去。

  “就當那夢,是我王林另一個人生!那個人生或許精彩,或許波瀾壯闊,但那份夢中帶來的孤獨與寂寞,那份悲傷,卻是讓人心悸,讓人心痛……”王林似明白了一些。

  此刻火光一暗,那火堆完全熄滅,一縷青煙升起,黑暗再次籠罩了廟宇,王林靠在一旁的廟宇柱子上,在那中年男子的鼾聲中困意襲來,正要閉目睡下,忽然他猛地睜開雙眼,轉身看向那中年男子。

  在對方的右臂上,眼下廟宇漆黑之時,卻是有微弱的金光隱隱閃爍,那金光是從這男子手臂散出,在那里,赫然有一個模糊的手印!

  似有一只無形的手,曾抓住那瘋子的右臂手腕,留下了這個印記。

  望著那手印,一股很熟悉很熟悉的感覺從王林心中不斷地升起,他愣了許久,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手,只是因那手印模糊,無法從指紋上辨認,王林呆了半空,搖了搖頭。

  雨下了一夜,直至天明破曉時,才慢慢的停了下來,雨后泥土的芳香,彌漫在了天地內,飄入進這廟宇中。

  一夜,無夢。

  王林睜開雙眼,伸了一下身體,望著廟宇外的天光,站起身子活動一番略有僵硬的身子,回頭間,看那中年男子還在呼呼大睡,其右臂已然恢復原狀,看不到了昨夜的金色手印。

  把疑惑藏在了心底,王林收拾了一下行裝,換了一身干凈的布褂衣服,上前推了中年男子幾下,見對方睜開稀松的雙眼,笑著抱拳。

  “一夜相逢,也算有緣,在下王林,還要去縣城科考,他日若能……”王林正說著,慢慢停了下來,那瘋子低著頭,神色很是沒落孤獨。

  沉默片刻,王林只留下一天的干糧,其余拿出放在對方面前,低聲道:“我走了,你一定可以找到那個人的,一定。”

  他不知怎的,心中泛起不舍,看了對方一眼,暗嘆中轉身向著廟宇外走去,只是還沒等邁出廟門,就聽見身后對方那哭聲傳來。

  “都不管我了,他走了,你也走了,沒人管我了……”

  王林腳步一頓,望著外面雨后的天空,半響之后轉身,看著廟宇內哭著的中年男子,輕聲開口。

  “我……我缺一個書童,你年紀盡管大了一些,可應該無礙……”

  此刻的王林并不知曉,他這一句話便是一場輪回,當年的他曾看瘋子依稀像一個人,那個人,便是他在顛落之地,朱雀試煉的人方界內,看到的另一種人生的自己,其身邊的如管家一般的書童。

  那個人,拿著蘇城的桂花酒,不斷地心痛酒錢。

彩票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