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奇幻小說 > 我的系統有點狂 > 第35章 你該吃藥了

第35章 你該吃藥了

  當蕭凡趕到高三一班門口的時候,楚雨蕁也已經考完了試,正支著下巴坐在教室里。

  楚雨蕁看起來有些緊張,好像還有些不安,不知道腦子里在想些什么。

  “雨蕁。”蕭凡走進了教室,在楚雨蕁身邊坐下來,隨口喊了一句。

  “蕭凡哥哥。”

  楚雨蕁小臉一喜,隨后又嘟了嘟嘴:“你怎么才來呀,我都等你半天了。”

  “這不是考試嘛,剛剛考完。”

  “蕭凡哥哥考的怎么樣?”楚雨蕁這話一出口就后悔了。

  她知道蕭凡直到現在還沒有覺醒英魂,而武道考核對于普通人來說又很不友好,蕭凡怎么可能考得好,她這么問不是純粹是打擊蕭凡嗎。

  一想到這里,楚雨蕁趕忙擺了擺手道:“蕭凡哥哥,我不是那個意思……”

  蕭凡好笑的搖了搖頭:“好啦,我沒你想的那么脆弱,說吧,讓我來干什么?”

  “我說了蕭凡哥哥你不許生氣。”楚雨蕁好像有些擔憂道。

  “好,你說吧,我不生氣。”蕭凡是真想不明白這丫頭到底想干嘛。

  “雨蕁是想讓我帶你進入英靈殿覺醒英魂。”

  伴隨著一個響亮的聲音,穆慕談笑風生的走了進來。

  穆慕笑容和煦,看都不看蕭凡,取出一把鑰匙在楚雨蕁面前晃了晃:“雨蕁,你托我辦的事我辦好了,走吧,我現在帶你們進入英靈殿。”

  穆慕表面和煦,其實他心里是很不高興的。

  楚雨蕁以前從來沒有求過他辦什么事,當上周五楚雨蕁來請他幫忙的時候,他還興奮了半天,以為冰山美人終于被他感動融化了。

  可最后他卻得知楚雨蕁居然是為了蕭凡覺醒英魂的事請他幫忙。

  他當時就炸毛了,他本來是不想幫情敵蕭凡覺醒什么英魂的,可后來他想到這不正是在楚雨蕁面前展現能量,打擊蕭凡的好機會嘛,于是就答應了楚雨蕁。

  “蕭凡,雨蕁為了你可真是煞費苦心,這次你可一定要爭氣啊。”

  穆慕拍了拍蕭凡肩膀,以一種長者對晚輩的說話語氣說道。

  他眸中更是有著一絲不易察覺的輕蔑之色。

  蕭凡不理會穆慕,眉頭一皺,有些不悅的看向楚雨蕁:“是這樣嗎?”

  楚雨蕁低著頭,不敢直視蕭凡,其實她從一開始就猜到蕭凡肯定會不高興。

  蕭凡之前就告訴她讓她遠離穆慕,不要和穆慕過多接觸,她也不愿意和虛偽的穆慕走的太近,可為了幫蕭凡覺醒英魂,她實在是沒有辦法,才去找穆慕幫忙的。

  因為穆慕是副校長穆勒的兒子,而英靈殿就是穆勒掌管,只要穆慕稍微在穆勒耳邊吹吹風,偷偷的放蕭凡進入英靈殿覺醒英魂也不是什么大事。

  “哎,蕭凡哥哥誤會就誤會吧,只要能幫蕭凡哥哥覺醒英魂什么都無所謂了。”

  想到此處,楚雨蕁遂狠狠咬了咬牙道:“蕭凡哥哥,是我請穆慕幫忙的。”

  看著楚雨蕁眼中堅定的神色,蕭凡雖然氣這丫頭不聽話,可他也能猜到楚雨蕁這么做都是為了能幫他覺醒英魂,他又怎么下得去嘴責備楚雨蕁。

  最終蕭凡只得嘆了口氣,無奈的揉了揉楚雨蕁腦瓜:“以后不要再這么做了,我不希望你為了我做任何的犧牲,哪怕是一根頭發都不行!”

  “可是蕭凡哥哥……”楚雨蕁急了。

  錯過這次機會蕭凡恐怕再想覺醒英魂就難如登天了。

  “沒有可是。”蕭凡霸道的拉著楚雨蕁小手,理都不理穆慕,直接就朝門口走去。

  “蕭凡,你放開雨蕁。”穆慕當即就怒了。

  楚雨蕁早已經成了他心中的禁臠,他追了楚雨蕁這么久還從來沒有碰過楚雨蕁一根手指頭,蕭凡這窮酸居然敢當著他的面牽楚雨蕁的手,他怎么可能忍得了。

  更讓他不能忍受的是楚雨蕁居然就那么讓蕭凡牽著,跟情侶似地,一點反抗都沒有。

  “我干嘛要放?”蕭凡一雙眸子無喜無悲的盯著穆慕。

  穆慕眸中厲芒一閃,不過隨即就被他巧妙的隱藏了起來。

  他此時雖然恨不得把蕭凡大卸八塊,但是他卻不想在楚雨蕁面前失了風度。

  穆慕強壓下心中怒火,微微一笑道:“正所謂男女授受不親,你們兩似乎還不是男女朋友關系吧,你這么抓著雨蕁的手,傳出去對雨蕁名聲不好,

  我想你蕭凡也不會不顧及雨蕁的名聲吧?”

  如果蕭凡不了解穆慕的話,恐怕還真被他的花言巧語給騙了。

  不過蕭凡很清楚穆慕是什么人。

  “我從六歲就拉著她四處走街串巷了,那個時候你恐怕還沒有斷奶的吧,雨蕁的名聲怎么樣就不勞你操心了。”

  蕭凡嘲諷了一句,扯著楚雨蕁就離開了高三一班。

  楚雨蕁低著頭咬著嘴唇,跟著蕭凡亦步亦趨。

  “蕭凡,你站住。”穆慕怎么可能看著楚雨蕁被蕭凡帶走。

  “有事?”蕭凡頓下腳步,饒有興致的盯著穆慕。

  穆慕氣勢昂揚:“我作為學生會主席,同時也是雨蕁的上司,有義務保護雨蕁,我不管你們小時候怎么樣,但現在我希望你放開雨蕁,否則我會行使我作為學生會主席的權利。”

  “抱歉,我不是你們學生會的,沒工夫陪你瞎扯。”

  蕭凡搖了搖頭,帶著楚雨蕁繼續往前走。

  穆慕臉色一沉,腳尖一踏地面,嗖一聲就沖到了蕭凡前面,張開雙臂攔住蕭凡。

  “蕭凡,我想你還沒有弄明白,今天這里不是你說了算。”

  “穆慕,你想干嘛?”

  楚雨蕁怕蕭凡吃虧,第一時間就竄到了蕭凡前面。

  她可是很清楚,穆慕現在是青銅I的修為,若穆慕真想對蕭凡出手,蕭凡絕對擋不下來。

  “穆慕,今天我請你幫忙卻又放你鴿子,是我對不起你,我向你道歉,你有什么不滿沖著我來,別打我蕭凡哥哥的注意。”

  穆慕此時也怒了:“雨蕁,蕭凡到底給你吃了什么迷魂藥,你要這么護著他?”

  蕭凡又將楚雨蕁拉到身后:“我給雨蕁吃了什么迷魂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該吃藥了。”

  蕭凡拍了拍穆慕肩膀,拉著楚雨蕁又將穆慕甩在了身后。

  穆慕愣了下,很快就反應過來,蕭凡這是變著法子罵他呢。

  被蕭凡這么一個窮酸這么辱罵,穆慕都忍不住要暴走了。

  不過看到蕭凡身邊的楚雨蕁,穆慕又極力的壓制了下來。

  以楚雨蕁剛剛表現出來的態度,他若真敢對蕭凡動手,楚雨蕁恐怕會當場和她翻臉。

  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結果。

  盯著蕭凡和楚雨蕁漸漸遠去的背影,穆慕神色瞬間就變得陰沉冷厲了起來。

  他發現他還是低估了楚雨蕁對于蕭凡的依賴程度。

  作為楚雨蕁的同班同學,穆慕很清楚楚雨蕁待人接物的態度。

  楚雨蕁向來清冷孤傲,別說是班里的男生了,就連那些女生楚雨蕁都很少理會。

  可是這樣的楚雨蕁在蕭凡面前卻像個溫順的小白兔一樣。

  這更讓穆慕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

  “嘿嘿,好你個蕭凡,我看你也就會躲在女人身后了,躲吧,我看你能躲多久。”

  “哼,你一個連英魂都沒有覺醒的廢物窮酸居然敢跟我耍橫,嘿嘿,耍橫是吧,今晚我就會讓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橫。”

  穆慕神情冷厲,心中已經對蕭凡判了死刑!

  隨后穆慕又打了個電話,這才一臉陰冷的離開。

彩票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