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奇幻小說 > 我的系統有點狂 > 第29章 第一門--騎射

第29章 第一門--騎射

  而就在蕭凡看過去的同時,柳欣也敏銳的捕捉到了蕭凡的存在。

  “這不是那天私闖課堂,拐走雨蕁的男生嗎。”

  柳欣一眼就認出了蕭凡。

  “哼,正愁找不到你呢,沒想到在這里碰到,敢到我的課堂上搗亂,還將我的得意學生拐走,讓我威信掃地,看我今天怎么教訓你。”

  柳欣一雙丹鳳眼閃爍了下,隨后就假裝不認識蕭凡,美眸緩緩的掃視了一周,這才朱唇輕啟道:“各位同學,我叫柳欣,是今天武道考核的主考官,

  站在我身后的這四位是副考官,8號考場今天就由我們五個負責。”

  柳欣簡單介紹了一下,隨后四個副考官就開始準備起了考試器械。

  大約十五分鐘之后,考試材料準備完畢,而開考的鈴聲也響了起來。

  柳欣面色一正:“各位考生,武道考核現在開始,請依次排好隊列。”

  隨后在四個副考官的指揮下,高三八班的同學很快就按照學號排好了隊。

  蕭凡有些啞然的看到,自己居然剛好在歐明隱后面。

  蕭凡本來還不確定該怎么當著全班同學的面好好裝個逼,囂張一下的,看到歐明隱,一個大膽狂妄的囂張計劃頓時就在他腦海里逐漸的勾勒了出來。

  “哎,歐明隱啊歐明隱,你排誰前面不好,非要排我前面,活該你成為我的墊腳石啊,踩著你足夠讓我考到全年級第一了。”

  一想到自己那個囂張狂妄的計劃,蕭凡甚至都有些同情起歐明隱了。

  而就在蕭凡琢磨著怎么囂張狂妄之際,柳欣卻是掃了眼眾人,朗聲道:“此次摸底考試,第一門是騎射,規矩不用我多說了吧?”

  對于騎射的規則,高三八班的同學都很熟悉,倒是無人提出異議。

  就連蕭凡也提前了解了規則。

  騎射,通俗點就是騎馬打靶。

  而考試范圍是一個百米大小的圓形區域。

  區域中間有一個靶子,靶子成圓形,從外到內分成十環,邊緣最低,中間最高。

  區域外緣是警戒線,考生需要騎著馬在警戒線之外游走,往靶子上射箭。

  期間不能越過警戒線,一旦越過就會被扣分。

  每個考生有十次打靶的機會,滿分一百分。

  最終用時越短,失誤越少,總環數越高,成績就越好。

  看到沒有人質疑,柳欣這才點了點頭,隨后指了指最前排的一個女生:“你第一個,上馬,取箭,副考官請做好攝像記錄工作。”

  這第一個女生蕭凡也認識,知道她叫文雅,覺醒的是丙級英魂,如今已經進階到了倔強青銅III,學習成績也在中上之列,高三八班總共有60人,她每次考試基本都在前二十。

  而此時的文雅看起來有些緊張,她雖然參加過很多次模擬考試了,但是這次摸底考試意義非凡,關系到保送五大名校的名額。

  她雖然自認沒有考到全校前五的能力,但還是想拼一下。

  文雅走到考試區域,取出箭筒背在背上,抓起弓箭,隨后爬上馬。

  蕭凡發現弓箭的弓身是由精鐵打造而成。

  這種弓箭,需要極強的臂力才能駕馭,普通人連拉都拉不開,更不用說射箭了。

  蕭凡不由感嘆,這考核的第一關就輕而易舉的把那些不能覺醒英魂甚至已經覺醒英魂卻未能進階成榮耀強者的同學排除在大學之外了。

  待一切準備就緒,文雅這才朝著柳欣點點頭,昂首挺胸道:“高三八班文雅, 20063801號考生準備完畢。”

  其中一個考官立即就將文雅的姓名班級和考號都記了下來。

  “好。”

  柳欣也不多言,手一揮,考場中央的靶子立即就轉了起來。

  對于這一點,蕭凡倒是一點不驚訝。

  畢竟高考選拔的是榮耀強者,不可能讓你打死靶。

  因為死靶太好打了,普通人練一段時間也能保持不錯的命中率。

  “駕!”

  就在蕭凡心念電轉之際,文雅已是一聲輕叱,騎著高頭大馬,圍著中央的靶子轉了起來。

  “計時開始。”

  柳欣握了下拳頭,另一個副考官立即就打開攝像機,開始拍攝。

  蕭凡也知道,這拍出來的錄像就是考卷,需要考生本人簽名確認之后呈送給學校。

  然后學校安排專人閱卷。

  當然了因為這次只是模擬考試,所以對于考卷的拍攝并不嚴格。

  蕭凡可是知道,真正高考的時候,都是由專門的精密機器拍攝的,面面俱到,根本不會錯過任何一個細節,根本不可能讓監考老師拿著攝像機跟玩似的拍試卷,想作弊都作不了。

  之后文雅取箭,搭箭,挽弓,射!

  整套動作一氣呵成。

  嗖

  箭矢劃過長空。

  蕭凡等人都不由看去。

  7.5環。

  這第一靶只能算是中等偏上。

  隨后文雅又騎著馬飛奔在警戒線之外,不停的調整角度,又接連射了九箭。

  每一次都基本在七八環之間變換。

  等文雅射完之后,蕭凡粗略算了下,文雅騎射的總成績大概在80分左右。

  但是這只是粗略計算,還可能文雅射箭的過程中有踩線越線等隱蔽的違規行為,這些都是要被扣分的。

  甚至有時候閱卷老師心情不好也會故意挑毛病。

  比如以騎馬的姿勢不標準,握箭的手勢不正確等等額外扣分。

  當然了也可能有加分項,比如說閱卷老師是個女老師,就可能因為某個小伙長得帥長得高,長的威猛而額外給點印象分。

  如果是男老師也會因為同一個男生長得高長得帥長的威猛而心生嫉妒扣分。

  總之,最終的成績,還要看閱卷老師的意思。

  文雅射完之后,看起來也有些失望。

  她雖然還不知道最終的成績,但也隱隱有感覺,因為緊張,平時很有把握的一些點也出現了偏差,成績出來了肯定不理想。

  文雅無奈的嘆了口氣,在錄像帶上簽上自己的班級,名字和考號,這才退了出去。

  文雅之后是趙小順,趙小順由于剛剛覺醒英魂,距離成為倔強青銅還有不少的距離,他連弓箭都拉不開,最終只得無奈放棄考核。

  考試不間斷的進行著。

  一個小時之后,輪到歐明隱了。

  歐明隱走到考試區域,紳士的朝著班里的同學以及五個考官鞠了個九十度的大躬,隨后背負雙手走到駿馬身邊。

  歐明隱單掌拍了下馬背,只見那駿馬居然極為聽話的前肢跪地,降下了身段,好像在迎接它的主人一般。

  歐明隱一副云淡風輕的神色,翻身爬上馬背。

  隨后歐明隱又拍了下馬背,駿馬好像能感受到他的心意,居然又緩緩的站了起來。

  “哇,明隱哥哥好厲害!”

  歐明隱本來就帥,再加上這一套帥氣逼人霸氣叢生的動作,頓時就引得以李東方為首的花癡團一片尖叫。

  甚至就連主考官柳欣都扛不住,有點桃花眼了。

  柳欣贊許的點了點頭。

  她見多識廣,知道歐明隱使用的是一種御馬術。

  但他也知道,御馬術其實并不稀有,大街上隨處可見,但能做到像歐明隱這樣讓馬匹如此聽話的,卻極為罕見。

  歐明隱騎在馬上,再次紳士般的朝著老師和同學鞠了一躬,隨后才字正腔圓道:“高三八班,20063838號考生,歐明隱,準備完畢,請求出戰。”

  “嘿嘿,逼裝的倒是不錯嘛。”

  蕭凡盯著歐明隱,臉上神采奕奕。

  “裝吧,好好裝,你裝的越漂亮我就越興奮!”

  蕭凡搓著手,一臉的猥瑣。

彩票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