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奇幻小說 > 我的系統有點狂 > 第24章 裝逼卡和囂張卡

第24章 裝逼卡和囂張卡

  楚雨蕁打開禮盒,就看到禮盒里躺著的赫然是一部愛瘋手機。

  楚雨蕁雖然沒買過愛瘋,但也經常聽身邊同學提起,一部愛瘋至少要7、8千,就算她家庭條件不錯,也從來沒想過浪費錢給自己買什么愛瘋。

  “蕭凡哥哥你?”楚雨蕁一臉驚異的盯著蕭凡。

  之前蕭凡還為了蕭友德得病向她借錢,怎么突然有錢給她買愛瘋手機。

  他怕蕭凡做什么不好的事。

  “放心,不是偷的也不是搶的,我之前去找光頭劉討要工錢,他對于我爸的重傷也很內疚,就補償了我一大筆錢,又送了我三部愛瘋手機。”

  蕭凡半真半假的解釋了一下。

  “真的?”楚雨蕁半信半疑。

  “真的。”蕭凡隨手又將另外兩部愛瘋也放在了楚雨蕁面前。

  “諾,剛好三部,你一部,我一部,另一部留給我爸,你若是不要,我就扔了。”

  蕭凡作勢就要將手機從窗口扔下去。

  “要,我要。”

  楚雨蕁一下抓住蕭凡胳膊,將愛瘋給奪了回來,然后抱在懷里,好像生怕跑了似地。

  愛瘋手機楚雨蕁自然很喜歡,但讓她更開心的是,這部手機是蕭凡哥哥送給她的。

  “好了,別偷著樂了,快回學校吧。”

  楚雨蕁小臉一紅,這才將愛瘋收了起來:“那我走了,蕭凡哥哥。”

  “我送你回去吧。”

  此時已經將近晚上九點了,蕭凡看到外面黑咕隆咚的,不放心楚雨蕁一個人。

  “嗯嗯。”楚雨蕁忙不迭點了點小腦袋,好像生怕蕭凡后悔似地。

  隨后蕭凡喊來一個值夜班的小護士,偷偷給小護士塞了500塊錢,讓她幫忙好好照顧蕭友德,這才帶著楚雨蕁出了醫院。

  走在回學校的路上,蕭凡和楚雨蕁并肩而行,不由又想到了小時候那些快樂時光。

  “蕭凡哥哥,你還記得小時候那個馬戲團嗎?”

  楚雨蕁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興奮問道。

  “怎么不記得。”蕭凡啞然一笑:“那年你七歲吧,到爺爺奶奶家過暑假,

  村里來了一個馬戲團,馬戲團里一個小侏儒玩了個口吞火劍的把戲,你小脾氣上來,非要弄明白其中的原理,害我也跟著馬戲團跑了幾十里地,

  結果原理沒弄明白,還被馬戲團給趕了出去,后來咱們兩還迷了路,我就帶著你一邊沿路吃百家飯一邊尋找回家的路,折騰了將近一個月才回到村里。”

  “嘻嘻,我記得蕭凡哥哥還被蕭叔叔打了板子,若不是我求情,你屁股都被打開花了呢。”楚雨蕁不經意的抓住了蕭凡的手,好像又回到了和蕭凡一塊流浪的那段歲月。

  “還不都是因為你。”蕭凡無語的捏了捏楚雨蕁嬰兒肥的臉蛋:“大家都以為是我出的餿主意,害我替你背了那么一大口黑鍋,你說你要怎么報答我?”

  楚雨蕁不說話,只是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么。

  聊著聊著,兩人已經走到了學校門口。

  “蕭凡哥哥,周末摸底考試之后你來找我,不可以忘記,一定要來哦。”

  楚雨蕁神秘的笑了笑,不等蕭凡發問,就扭著小蠻腰跑進了學校。

  “不知道這小丫頭又想鼓搗什么名堂。”

  目送楚雨蕁消失,蕭凡輕笑著搖了搖頭,也轉身離去。

  走了沒幾步,蕭凡又想到自己還欠著李清依200塊錢。

  “去看看吧,如果她在的話,就把錢還了,以后也不欠她什么了。”

  想到此處,蕭凡遂又改道去了余香咖啡館。

  當蕭凡趕到余香咖啡館的時候,卻愕然發現,余香咖啡館外面貼著一個告示。

  告示上寫著:館主最近心情不好,準備去周游世界,咖啡館暫停營業,歸期未定。

  蕭凡本來還以為李清依很在乎自己那200塊錢,這才將他當人質留在咖啡館里,可現在看來,李清依一言不合就關店出去旅游,根本就沒拿自己那200塊錢當回事嘛。

  蕭凡無語的搖了搖頭,隨后就離開了咖啡館。

  之后蕭凡回到醫院,蕭友德依然在熟睡。

  蕭凡也沒有打攪他。

  蕭凡坐在蕭友德旁邊,突然又想到白天自己殺掉光頭劉之后,系統好像獎勵了自己幾張什么裝逼卡,囂張卡之類的東西。

  當時蕭凡一心想要殺光有劉,不怎么注意。

  蕭凡立即凝神打開系統包裹。

  蕭凡驚喜的發現,里面居然真的多出了三張卡片。

  其中兩張是裝逼卡,上面寫著使用了裝逼卡之后,只要裝逼,必定成功。

  另外一張是囂張卡,和裝逼卡一樣,使用了之后,不管怎么囂張,必定不會被打臉。

  “嘿嘿,這什么裝逼卡和囂張卡明顯就是為我量身定做的嘛!”

  蕭凡眸中精光一閃,之前蕭凡還擔憂以他現在倔強青銅II的實力參加周末摸底考試恐怕會考不好,但是有了這裝逼卡和囂張卡,摸底考試那還能叫事嗎?

  蕭凡甚至都有些期待起了周末的摸底考試了。

  心里美滋滋的想著,蕭凡也慢慢的睡了過去。

  ……

  4月13 周五

  一大早蕭凡就早早的爬了起來。

  蕭凡去了趟車站。

  蕭友德重傷的事,蕭凡第一時間就想辦法通知了家里。

  只是蕭凡家在農村,村里面電話都還沒有幾部,所以消息直到昨晚才傳到蕭家。

  蕭凡媽媽秦玉鳳得到消息之后,帶著妹妹蕭簡就火急火燎的趕了過來。

  蕭凡算著時間,趕到汽車站的時候,就看到媽媽和妹妹剛好從長途客車上下來。

  “哥。”蕭簡眼尖,第一時間就沖到了蕭凡懷里。

  蕭簡今年才十三歲,正在上初三,說起來過幾個月就要中考了呢。

  算上前世,其實蕭凡也已經許久沒有看到蕭簡了。

  蕭凡有些寵溺的揉了揉蕭簡腦袋,又看向一旁衣著簡樸的婦人:“媽。”

  再見到自己的媽媽,蕭凡眼眶有些濕潤。

  秦玉鳳也是眼眶紅腫。

  不用想蕭凡也知道,媽媽得到噩耗之后,肯定是一晚上都沒怎么合眼。

  母子相視,縱有千言萬語也都化作兩行清淚。

  隨后蕭凡就帶著秦玉鳳和蕭簡回到醫院。

  當看到蕭友德身上大大小小的繃帶之時,秦玉鳳一路上一直強忍的淚水終于還是忍不住奪眶而出,蕭簡更是撲到蕭友德身上,泣不成聲。

  過了好久,哭聲才漸漸平息。

  一家人在醫院團聚,雖然有些很不幸。

  但對于蕭凡而言,卻無疑于全世界最幸福的事了。

  “爸爸,媽媽,蕭簡,上一世我沒有能力,保護不了你們,害你們有家不能回,四處漂泊躲避,這一世,我絕不會再讓你們受到任何的傷害。”

  蕭凡神情越發堅毅。

彩票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