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奇幻小說 > 我的系統有點狂 > 第17章 我要殺人

第17章 我要殺人

  中州市第二軍醫院

  當蕭凡趕到的時候,就看到父親躺在病床上,渾身血污,整個人都不省人事。

  此時的蕭友德氣息微弱,一張臉被摔得血肉模糊,不辯真容,兩條腿更是被摔得九十度扭曲,腿骨穿透肌肉和衣服裸露在外面。

  看起來觸目驚心,慘不忍睹!

  “爸!”蕭凡撲到病榻前。

  蕭凡竭力的想要控制自己情緒。

  然而過往一幕幕還是不停的浮現而出。

  小時候,蕭凡喜歡挑食,每次媽媽做的飯不和胃口,他就會賭氣不吃飯,而這個時候,父親都會假裝訓斥他幾句,然后又總是背著媽媽偷偷摸摸的往他兜里塞零花錢,給他買零食。

  等蕭凡上了初中,由于學校離家遠,蕭凡不得已住校。

  可是蕭凡總是不習慣住校,一到學校就上吐下瀉,后來父親心疼他,不讓他住校,每天就騎著一輛破舊的二八式自行車來回奔波幾十里地,接他上學下學。

  每天不間斷的接送了他整整三年!

  蕭凡也算爭氣,以全縣第一名的成績考上省重點,家里湊不齊學費,蕭凡都打算輟學打工了,然而父親卻死活不同意。

  “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窮不能窮教育。”

  蕭凡直到現在還清楚記得,爸爸對媽媽說出這樣的話之后,就只身外出,跑遍了附近好幾個村子,低聲下氣的四處借錢,總算是湊夠了學費。

  之后為了供蕭凡讀書,蕭友德更是背井離鄉,來到大城市當起了農民工,什么臟活累活都搶著干,就為了掙每天幾十塊錢的工錢,讓蕭凡在學校吃飽穿好,不被班里的同學瞧不起。

  ……

  蕭凡甚至能猜到,父親之所以急著向光頭劉討要工錢,就是為了他這個月的生活費。

  想到父親對自己的好,蕭凡再也控制不住,眼淚止不住的奪眶而出。

  “蕭凡哥哥,你先別傷心啊,救蕭叔叔要緊。”

  看著慘不忍睹的蕭友德,楚雨蕁也眼眶通紅。

  蕭凡渾身一震,趕忙抹了把眼淚,沖到急診科掛號。

  掛完號,幾個護士這才推著蕭友德進入手術室。

  蕭凡等在外面,突然想到前世父親蕭友德也是因為在工地干活出事,從六樓摔下來,摔斷了腿,落得個終生殘疾。

  可蕭凡記得很清楚,當時父親出事是在高考前一個月,也就是五月中旬。

  所以當蕭凡確認自己的重生節點在四月之后,并沒有急著去找蕭友德。

  蕭凡怎么也沒有想到,父親居然提前出事了!

  “都怪我,我特么早該去提醒父親的!”

  一想到因為自己的疏忽大意而可能導致父親再次終生殘疾,蕭凡是既懊惱又悔恨,甚至忍不住啪啪啪扇起了自己嘴巴子。

  “蕭凡哥哥,你別這樣,蕭叔叔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會有事的。”

  楚雨蕁抓住蕭凡雙手,一臉的心疼。

  然而對于楚雨蕁的安慰,蕭凡卻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

  蕭凡現在滿腦子想的都是父親為什么會從樓上跳下來。

  前世蕭凡年紀小,沒有什么閱歷,想不明白問題的關鍵。

  可是如今重生歸來,蕭凡意識到父親出事或許并沒有表面那么簡單。

  父親蕭友德去向光頭劉討要拖欠的工錢,就算要不來,也斷然不會輕生跳樓。

  因為蕭凡知道父親是一個責任感很強的人,斷然不會拋下他和媽媽還有妹妹。

  這其中肯定有什么貓膩。

  一想到此處,蕭凡臉色逐漸陰沉。

  就在此時,給蕭友德做手術的醫生終于從手術室走了出來。

  蕭凡趕忙走了上去:“醫生,我爸情況怎么樣?”

  “命算是保住了,不過兩條腿骨碎的太嚴重……”

  醫生摘下口罩,搖了搖頭,也就沒有繼續說下去。

  蕭凡又怎么會不明白,父親的腿可能這輩子就算是廢了。

  拖著沉重的步伐,蕭凡來到父親病榻前。

  此時蕭友德還沒有蘇醒過來,但經過輸血之后,氣色比之前稍微好了一些。

  看到父親暫時沒有了生命之憂,蕭凡一顆懸著的心才總算是落了一些。

  之后蕭凡就一直守在蕭友德病榻前。

  楚雨蕁出去了一趟,回來的時候手里提著一個精致的飯盒。

  “蕭凡哥哥,快來吃點東西吧,有你最愛吃的豆芽炒肉哦。”

  “我不餓,你吃吧。”蕭凡低著頭,有氣無力。

  如今父親昏迷不醒,他哪有心思吃飯啊。

  “蕭凡哥哥~”楚雨蕁撒起了嬌,努力的想要將蕭凡從悲傷的情緒里面拉出來:“你就當陪我吃一點好不好,你若不吃,那我也不吃了。”

  “哎”看到楚雨蕁美眸深處掩飾不住的擔憂之色,蕭凡情不自禁的嘆了口氣。

  前世今生,自己虧欠她的已經太多了!

  自己何德何能讓這小丫頭為自己難過啊!

  蕭凡勉強擠出一絲笑,抓起筷子往嘴里扒拉幾口米飯:“快吃吧,待會要涼了。”

  “嗯嗯。”楚雨蕁夾了一粒米填到小嘴里,隨后又夾起一大筷子豆芽肉片放到了蕭凡碗里:“蕭凡哥哥你多吃點,這樣才有力氣照顧蕭叔叔嘛。”

  “好。”蕭凡深吸了一口氣,心中卻百轉千回。

  蕭凡可以預料,往后父親這身傷少不了大把大把的醫藥費。

  難道這些醫藥費還要去向楚雨蕁借嗎?

  就算楚雨蕁有那么多錢,他能心安理得的張口嗎?

  一味的傷心又能解決什么問題。

  他現在要做的不是傷心難過,而是去想辦法賺錢給父親治病。

  同時他還要弄明白,父親到底為什么會突然從六樓跳下來。

  想明白了這些事,蕭凡一掃心中陰云,大口大口的扒拉起了米飯。

  吃完飯,蕭凡看了下時間,已經晚上八點多了。

  “雨蕁,天色不早了,你快回學校吧,再晚我不放心。”

  楚雨蕁不想走,愣是被蕭凡軟磨硬泡的趕了回去。

  楚雨蕁離開之后,蕭凡不由又回憶起了前世種種。

  前世的他有太多的后悔和遺憾了。

  蕭凡重生之后,本來還想著一件一件的慢慢彌補前世遺憾。

  可父親這件事卻為他敲響了警鐘。

  蕭凡意識到,這個世界和前世雖然大差不差,但終究已經變了。

  有許多事情已經不會按照前世的軌跡發展了。

  就說蕭友德這次突入起來的事故,如果沒有楚雨蕁,蕭凡到哪去湊1000塊錢?

  沒有1000塊錢的額掛號費,連醫院都不會給蕭友德做手術。

  蕭友德得不到及時治療,恐怕會流血而死。

  一想到這些,蕭凡心中緊迫感更甚。

  蕭凡如果不能提前做足準備,等事到臨頭,恐怕等待他的還是無盡的后悔和遺憾。

  蕭凡想著想著,一晚上已經不知不覺的過去了。

  ……

  4月12號周四

  上午一大早,昏迷了一夜的蕭友德終于醒了過來。

  “爸!”蕭凡眼眶通紅。

  “小凡?”蕭友德此時昏昏沉沉的,但還是一眼就認出了蕭凡。

  “我這是怎么了,這里是什么地方?”蕭友德一時之間想不起來發生了什么。

  “爸,你昨天意外受傷了,現在在醫院。”蕭凡如實相告。

  蕭友德一聽說在醫院,整個人都不自在了。

  他連蕭凡的生活費都討不回來,哪有錢住院!

  “小凡,快帶我出院。”蕭友德掙扎著就想要爬起來。

  蕭凡鼻子一酸,差點又不爭氣的留下眼淚。

  蕭凡摁住蕭友德:“爸你別亂動,你不要擔心錢的事,現在我已經覺醒英魂,隨便到哪都能掙到大錢,你好好在這里養病,哪里都不許去!”

  “小凡你覺醒英魂了?”

  一聽到這個喜訊,蕭友德激動的竟是咳嗽了起來。

  “這是真的,爸,你放心,我今年一定能考上名牌大學,光宗耀祖。”

  蕭凡為了不讓父親擔心,都是撿好聽的說。

  “好,哈哈,我們家小凡有出息了。”蕭友德此時終于安靜了下來。

  他雖然沒有讀過什么書,但也知道榮耀強者的厲害。

  他們工地那個包工頭光頭劉就是倔強青銅II,隨意一拳都能震碎青石。

  如今他兒子小小年紀就覺醒英魂,未來恐怕比光頭劉還要厲害!

  “爸,到底是怎么回事,您怎么會突然從樓上摔下來?”

  等到蕭友德狀態穩定下來,蕭凡這才問道。

  蕭友德好像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渾身忍不住的戰粟了下,隨即就陷入了沉默。

  過了許久,蕭友德才復又睜開雙眼,嘆了口氣道:“沒事,小凡,就是一場意外。”

  瞧得父親那欲言又止的神情,蕭凡更加確信,這件事絕對和光頭劉脫不開關系。

  “爸,光頭劉欠了咱們家多少錢,我去討回來。”

  蕭友德面色驟然大變,目露驚恐之色,急道:“小凡,你不許去找光頭劉,你若是敢去,我現在就撞死在你面前。”

  看到父親眼中那驚恐的神色,蕭凡若是再猜不透前因后果,那他就真是頭豬了。

  “好,我不去找他就是了。”蕭凡強壓下心中怒火。

  就在這時,楚雨蕁又拎著飯盒趕了過來。

  蕭凡深吸了一口氣:“雨蕁,替我照顧一下我爸爸,我出去辦點事。”

  蕭凡竭力的壓制著怒火,不想讓楚雨蕁替自己擔心。

  “好~”楚雨蕁也不多問,只是默默點了點頭:“不過蕭凡哥哥你不可以做傻事。”

  “嗯!”蕭凡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捏了捏楚雨蕁嬰兒肥的臉頰,隨后轉身離去。

  轉身的那一刻,蕭凡一雙眼眸瞬間變得冷冽。

彩票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