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東麟傳奇 > 第3章 遭遇活閻王

第3章 遭遇活閻王

  五天之后,醫老采完了草藥,兩人向山下走去。在山上并未覺得,下山時才有所覺,這拂云山不是一般的高,當得起拂云二字。兩人采藥并未去山頂,下山卻足足用了一天的時間,除了山路崎嶇難走之外,就是這山太高了。兩人到達山下時天色已經全黑,打著火把來到一個小村子,在村民家借住一宿,又給慕容書香討了件滿是補丁的衣服,次日天還沒亮兩人便離開了。

  因為村子很小,沒有馬車,只有搭了一輛進城趕集的牛車。牛車走了大約兩個時辰,將近辰時才到了最近的一個小鎮。鎮子不大,卻是應有盡有,這兩天在山里采藥兩人顯得有些狼狽,于是決定在鎮上好好休息一晚,次日再走。

  買了換洗的衣服,找了家客棧,吃了頓像樣的飯菜,洗了熱水澡,待一切收拾完畢已近中午。鎮上的集市早就散了,趕集的人也已離開,早上來時還熱鬧非凡的鎮子顯得有些冷清。

  慕容書香打算出去轉轉,剛走出房間便看見有一伙人進了客棧,還包下了客棧剩余的房間。其中有一個面色蠟黃的男子被人背著跟隨小二去了上房。

  慕容書香微停片刻便向門口走去,經過柜臺時聽見有人問掌柜鎮上哪里有大夫,好像有人水土不服。大夫?醫老不正是大夫,治個水土不服應該沒問題。于是收回邁出客棧的腳,走向尋醫的人。

  “那間屋子里有一個很厲害的大夫。”慕容書香指著醫老房間的方向說道。

  尋醫的人見是個十一二歲的小丫頭,不耐煩的說道:“走開走開!我家少爺急著呢!”

  “你家少爺是不是剛剛被背進去的那個?”慕容書香沒有因為這人的態度而生氣,湊近他小聲說道:“我聽很多人稱呼那個大夫為醫老……”

  “誰?”慕容書香的話還沒說完,便被這人打斷了。

  “啊!小哥聽說過!”慕容書香先是小小的驚訝一下,然后將食指豎在唇上,指了指醫老的房間,“你們是商人,走的路多,見識也廣,若那里是個有名的大夫就趕快去吧,別耽誤了病人。”

  這人半信半疑的看著慕容書香,慕容書香見此便也不再多說,轉身向客棧外面走去,“我好心告訴你,不信就算了,你家少爺如何又不干我什么事!”

  不是她要做好人,而是她現在身無分文,想找個可以做無本買賣賺錢的地方,但是這樣的地方只有一個,賺錢有些冒險,所以她想和這個商隊同行,只要能安全離開這個小鎮便可。雖然醫老武功很厲害,帶她離開是沒問題的,不過這會影響醫老的名聲,她不愿意這么做。

  慕容書香走在古鎮的街道上,看著古裝的路人和古樸的建筑,神情有些恍惚,此時她才真的如夢初醒,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這里是另一個世界,一個她完全陌生,且孑然一身的地方。停下腳步,兩側行人穿梭,前面是迷茫難測的未來,后面是無法割舍的過去,對于回家她早已不抱任何希望,去天音寺也只不過是垂死掙扎,一種自欺欺人的希望寄托。

  馬蹄聲響,由遠而近,兩匹駿馬直奔慕容書香而來,待慕容書香回過神來想躲已來不及。騎馬之人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對于面前的人可能會喪生在他馬蹄之下毫不介意。

  慕容書香先是一驚,瞬間便鎮定下來,雙手微動,還不待出手整個人便飛了起來。

  駿馬在腳下疾馳而過,騎馬之人口中咒罵著,不知是因慕容書香擋住了他的去路,還是因為沒有撞上慕容書香,沒能尋得刺激和快樂。

  “啊!”一陣飄忽之后,慕容書香被人豪不憐惜的丟在地上,險些散了架子,真不知道這人是想救她還是想害她。忍著疼痛,爬了起來,才發現這里是一處小巷。小巷幽深不知通向哪里,而巷口……

  慕容書香不由得打了個冷顫,下意識的向后退一步,警惕的看著巷口那個披散著頭發,長相邪魅,全身散發著陰冷氣息的黑衣男子。

  慕容書香極力控制著抖動的身體,盡量讓自己語言流暢,學著古人的樣子拱手道:“多謝閣下相救!”

  邪魅男子靠著墻壁,雙手抱胸,很是玩味的看著慕容書香。被這樣的人盯著很不舒服,慕容書香克制著不適,與男子對視著,不敢有絲毫小動作。

  “哈!還是個聰明的小丫頭,有趣!”說罷飛身而去,消失的無影無蹤。

  慕容書香剛要松口氣,可剛松到一半邪魅男子又回來了,而且出現在她身邊,貼著她的耳朵小聲說道:“本尊叫殷千易,記住了哦!”說罷再次離開。

  慕容書香憋著一口要松不松的氣,等了一會,感覺殷千易這次應該是真的離開了,這才把這口松了一半的氣吐出來。此時的她已是全身冷汗,癱軟無力的倒在了地上。

  好可怕的男人!為什么要救她,還拿走了她手里的瓷瓶。殷千易……是什么人呢?

  殷千易雖然離開卻并未走遠,躲在某棵樹上看著慕容書香的情況,還有把玩著手中“沒收”來的瓷瓶。

  用毒!手法還不錯,只是不知這毒藥效果如何?若不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沒有那閑功夫救這個小丫頭,不過現在看來還有意外收獲。瞧瞧!這不是一會的功夫就站起來了嘛!而且那眼神明亮的讓人心動,這個小丫頭他殷千易看上了,在失去興趣之前得保證她是活的。

  殷千易所說的一會的功夫,對于慕容書香來說有半個時辰之久,半個時辰之后,慕容書香覺得自己恢復了些體力,扶著墻站起身,向小巷外走去。出了小巷,看著外面的行人,才確定自己是活著的。只是一個失神,就差點死在馬蹄之下,被人所救,卻遇到了一個危險人物,而她卻沒有絲毫保護自己的能力,雖不甘心卻也無可奈何。

  一陣斷斷續續的吆喝聲傳來,甚是熟悉,慕容書香徹耳傾聽,嘴角掛上微笑,這里正是她要找的地方!

彩票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