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言情小說 > 心動代碼 > 第22章 除夕

第22章 除夕

  安欣一直以為平臺搭建好,模型定位準確,其他的都很簡單,直接套進去就行了,可現在的情況與設想的并不一樣,僅僅會技術并不能做好分析,她抽絲剝繭般地分析真正的數據分析需要具備的能力。

  平臺想要建的好,除了技術之外,更重要的是要符合所分析數據的特點,這與數據的量級、數據來源接口等因素均有大關系,而這些因素正是來源于業務。

  模型想要定位準確,更是需要符合業務要求,與業務發展完美契合,這樣的模型輸出的成果才有商用價值。

  由此看來,大數據分析離不開業務,技術、數據、業務三者缺一不可,業務是實現目標,技術是實現手段,而數據是連接兩者的紐帶。

  安欣想起美美網的項目,秦正牽頭的項目之所以三次驗收被拒,就是因為他們死板地按照客戶給的維度建模,而沒有對業務進行分析獲取第一手材料后搭建模型。

  當初安欣能驚艷全場,在第七組站穩腳跟,不正是因為她詳細研究了美美網現網客戶的情況,才優化出讓美總滿意的模型嗎?

  不是客戶不可信不權威,而是根據經驗、感情的判斷,遠不如由數據得來的判斷準確,這才是大數據的初衷——用數據說話,展現事實。

  就如蕭睿說的,再精通技術,只是相當于一個高級機器人,真正有含金量的,是如何運用現有數據,獲得高價值的信息,這就要求必須精通業務!

  項目不同,數據分析涉及的業務不同,想要精通每一項業務就必須付出更多的努力和精力,這就要求數據分析工程師要不斷地學習!

  技術和業務雙精通,這才是合格的數據分析工程師!

  混沌中那道若隱若現的光亮逐漸清晰,一道嶄新的大門向安欣打開。

  大門內是未知,甚至艱難的,對于別人來說可能想要逃避或放棄,可對于安欣來說正中下懷。

  原本低落的心情激蕩起來,安欣渴望強大,渴望成為貨真價實的女強人。

  而業務這道大門的打開,為安欣展現了職業生涯的新天地,未知艱難固然可怕,但更可怕的是無法進步,只要能前進,再多的挑戰安欣都接的住!

  心中通透,安欣終于露出笑容來。她找出天尊詳細設計文檔,靜下心來研究,不錯過任何一個細節。

  一晃到了年底,大年三十當天,安欣和蘭祎偉乘坐大巴回到縣城,蘭叔叔開著面包車將二人接回村里。

  路上,安欣收到短信,銀行的到賬通知,五位數的獎金到賬,安欣驚了一下,萬騰的工資和年終獎不是都發了嗎?這是什么獎金?數目竟然和萬騰的年終獎不相上下。

  就在安欣驚喜和猜測之際,網娛手游技術部的群里發來消息,來自歐陽南:驚喜已發,天尊手游項目獎金已到賬,各位大佬查收,新年快樂!后面一排浮夸的撒花慶祝表情。

  群里立即有人回復“謝謝老板”、“老板最帥”等消息。

  這是天尊項目的獎金,她一個外派的還有?

  她似乎只搭建了數據分析平臺,出具了基礎分析報告,給這么多獎金,是不是過了點?

  難道是公司發錯了?忘了她是外派的?

  各類想法在安欣腦中飄過,還沒想清楚就到家了。

  家中沒有大變化,三間平磚瓦房,院子里的墻邊堆起成垛的玉米,看家護院的大黃狗不停搖尾,田園貓跑出來蹭安欣的腿,媽媽燉上骨頭包好餃子,爸爸特地清掃了院子,弟弟安然攢了一肚子的高中生活要和她講。

  清貧而和諧,這就是安欣的家。

  一回家安欣就忙碌起來,準備年夜飯、擺果盤、裝紅包……四口人各自動手,時而飄出歡聲笑語,其樂融融。

  直到春晚開播,一家人才坐下來,邊吃飯邊看了起來。

  一首《歡樂中國年》拉開春晚的序幕,歡快的曲調、鮮艷的色彩和各個明星帶笑的面容,給安欣真真切切地過年感,仿佛春晚開始了,年才真正來了一般。

  在中國人的年里,春晚是不可缺少的,年年看春晚,家家團圓年,這是中國人對春晚寄予的感情,也是全家團聚的念想。

  一家人守著電視,看著節目,有說有笑。

  春晚過半,安媽提醒安欣年后走之前記得留一份身份證復印件給他們,安欣問緣由,原來是爸媽要替她還大學四年的貸款。

  安欣立即表示不同意,上大學時貸款就是因為家里錢不夠,就是為了緩解爸媽的壓力,等她上班賺錢了還。

  父母一直供她和弟弟上學,也就是這一年才攢下錢,怎么能一下子都用在還貸款上,把家里再次掏空呢,二老不再年輕,身體一天不如一天,總要留下一些錢生病應急。

  安媽堅持:“你這孩子,和爸媽還客氣,爸媽的錢就是你的錢,我們能還上就先還上,省得生利息不是?”

  安欣依舊不同意。

  安爸知道,他這個女兒認準的事情很難改變,索性臉色一沉:“算我們借你的還不行,先還上,等你賺錢再給我們。”

  安欣也知道,安爸這么說只是為了一時穩住她,到時候老兩口怎會要她的錢。

  腦中靈光一閃,安欣想到網娛手游的那筆項目獎金加上萬騰的工資和年終獎,已經夠還貸款,這樣就不用父母的錢了。

  可是萬一網娛手游發錯了怎么辦?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應急吧,萬一要回去,那就明年按月還吧。

  這樣想著安欣作出一副驚喜的模樣:“爸媽,我的意思是,我有錢還!”

  安爸和安媽詫異一秒,轉為擔憂,半分沒有驚喜,二人對視一眼,拐彎抹角暗示安欣“錢多少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做一個本分人”。

  安欣哭笑不得,敢情二老以為她做了違法事情了,她趕忙解釋是游戲項目上線情況好,項目獎金多。

  二老還是半信半疑。

  這時去廁所的安然回來了,問起什么游戲,一聽是天尊,興奮地說自己也在玩,對天尊一通夸獎,安爸和安媽這才相信。

  一家人歡樂繼續。

  快到零點,安欣編輯了幾條微信,蘭祎偉、唐靜、美總、谷亦博、秦正、張永利、蘇品一、舒釗、歐陽南,這些人中有她的朋友,還有工作中對她有過幫助的人,借此佳節,表達感謝與祝福之情。

  安欣當然沒有忘記蕭睿,可編來編去,卻不知道怎么寫。

  她很感謝幾個月來蕭睿對她技術上的指導,雖然對方脾氣臭點,總是一副趾高氣揚瞧不上她的模樣,可人家技術好啊!找問題一針見血,教會了安欣許多,尤其是像“想要做好數據分析也需要精通業務”這種觀念上的啟發。受人恩澤,自該感謝。

  感謝的心有了,可怎么樣編輯信息呢,安欣幾乎能想象到,蕭睿收到她動情的感謝短信后極可能會不屑地“切”上一聲!想到此處,安欣再次刪掉編輯好的信息,只打了四個字:新年快樂。打完后在后面加了“群發消息”四個字。

  上次蕭睿就是給安欣這樣發的,他應該是喜歡這種格式。

  ***

  同一時間不同空間,S市高檔別墅區,蕭睿摔門而出,身后傳來中年男人厚重的聲音:“臭小子!有本事你一直別回來!”

  “老蕭!你就不能忍忍嗎?孩子都走了!”

  蕭睿一腳油門出了別墅院,“叮”的一聲,手機屏幕亮起,是安欣的頭像,蕭睿將車停到路邊,拿起手機。

  極簡單:新年快樂——群發消息。

  真是倔牛,新年祝福都不會發,簡單敷衍,還群發,沒誠意。

  他在公司都已經表現得這么神勇無敵了,難道安欣還瞧不上?

  從家里出來時的憤怒被煩躁代替,放眼望去,路上空蕩蕩的,沒車沒人,只有他隱匿的黑暗里。

  一種從未有孤獨感席卷而來,裹在蕭睿周身,讓他喘不過氣來。

  以往的年都是和父親不歡而散,可從未像今天這樣感到孤獨,以前他一個人,是他不屑于找人為伍,此刻他一個人,感覺自己是被拋棄的。

  手機屏幕停留在安欣的界面,蕭睿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撥通了語音。

  那頭安欣剛咬了一大口香蕉,看到蕭睿的語音申請,嚇了一跳,香蕉卡在嗓子眼嗆得直咳嗽。

  安媽過來給她拍背順氣:“你這孩子,這么大了還毛毛躁躁。”

  安欣瞪大的眼睛里滿是無辜,這次真不怪她啊,腦子飛快轉動,大過年的蕭睿打電話來干什么!

  不會是要回項目獎金吧?

  肯定是的,不然還能有什么事情,人家都說外債不跨年,蕭睿這是討債來了。

  蕭睿守在手機那頭,全身緊繃,出了一層薄汗,他竟然有些害怕安欣不接。

  終于順通了氣,安媽一句“趕快接電話吧”提醒,安欣拿著手機到了自己房間,為什么不在媽媽面前接?

  要債的電話當然不能被家里人聽到,不然剛才說換貸款的事情就泡湯了。

  安欣做好厚臉皮請求明年還錢的準備,按下接通鍵。

  “喂,蕭總。”

  電話那頭靜悄悄的,不像是有人,安欣又問了句,才聽到蕭睿帶著幾分沙啞的聲音“嗯”,然后又是寂靜。

  只有一個字,安欣心慌,肯定是要項目獎金的,要錢一般難以張口。

  算了,還是自己說吧,安欣正要開口,屋門被打開,安爸沖她喊道:“閨女,趕快來,咱們去放炮迎新年!”

  這是傳統,每年零點,安家一家四口都會去院子里放炮燒旺火,寓意辭舊迎新,新年旺旺。

  “馬上就來!”安欣擺手讓老爸先去,準備繼續說,卻聽到電話那頭再次出聲:“你去放炮吧,拿著手機別掛斷。”

  安欣詫異,還沒有來得及詢問,就聽到蕭睿清冷的補充道:“想聽點煙火氣。”

彩票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