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十萬年來我無敵 > 第62章 ? 文宗

第62章 ? 文宗

  皇宮,皇后正在虔誠的禮佛。

  慕然間,她抬起頭,看到了菩薩像上有點灰塵。

  皇后誠惶誠恐,立即拿來手絹,開始擦拭。

  “菩薩莫怪,信徒這就給您擦干凈。”皇后小心翼翼道。

  等到擦拭干凈了,皇后才滿意的看著,雙手合十,潛心跪拜。

  噠噠噠!

  輕微的腳步聲響起,是婢女回來了。

  皇后抬起頭,臉色忽然冷漠的看著佛像,剛才的虔誠全然不見了。

  她在等,等婢女回報好消息,好消息聽完,她就可以繼續虔誠的禮佛。

  “失敗了。”婢女低著頭,身體顫抖著說出幾個字。

  皇后身軀一震,猛然間閉起眼睛,銀牙都要咬碎了,周身氣息暴虐起來。、

  啪!

  下一秒,皇后睜開眼睛,猛然一揮,把擦拭干凈的精美玉佛給打落在地上,碎了一地。

  菩薩的雕像是她親自去求的,現在也是她親自打碎的,因果循環。

  她嘶吼道:“我找了四個百族在長安的人,最強的都有先天五重境界,對付一個小小的東方覓,失敗了?”

  皇后心都碎了,她寄予厚望的這些人,連一個東方覓都殺不掉,是真的無法殺,還是不想殺,把她的話當耳旁風?

  大冬天的,即便大殿里溫暖如春,但皇后還是感到了刺骨的寒冷,臉色煞白,是氣的,無比憤怒。

  “區區一個東方覓,一個被我打壓了十年的廢物,他們都殺不掉,我要百族的支持有什么用?”皇后尖銳的嗓子發出怒吼。

  “二十年了,我為了百族的利益,嫁到大唐來,為他們謀取了二十年的利益,他們竟然連我一點小小的要求的辦不到,該死,該死啊。”皇后感到心涼,真的是無人可以依賴。

  “娘娘,要不去找大兄長吧。”婢女顫抖著,小聲問道。

  “大兄長能來長安嗎?”皇后憤怒一滯,眉頭緊鎖,擔憂道。

  “雖然陛下當初說超過先天境界的百族不允許進入長安,但現在不是當年了,大兄長也是天下少有的大妖,收拾東方覓簡直就是輕而易舉,一根手指都可以碾壓的。”婢女立馬說道。

  皇后心動了,喃喃道:“我和大兄長是一母同胞,他從小就疼愛我,我有二十年沒有見他了,我很想他,你立即送信出去,讓我大兄長來,就說妹妹想他想的要死,他在不來,都見不到我最后一面。”

  婢女點點頭,迅速后退,開始去聯系了。

  皇后一下子癱坐在地上,眼神沮喪,眼淚落下,美人落淚,如果有男人看到,恐怕會心動:“到了最后,還是要我家里人來幫我,當年我對父親說會庇護族群,但是到了現在,反而要大兄長來救我,女兒不孝啊。”

  ……

  東方靖和文宗還在一起喝茶。

  以天下為棋局已經不在下了,東方靖喝一口茶,道:“知道望長生的下落嗎?”

  文宗搖搖頭,嚴肅道:“不太清楚,他這一次活出了第二世,相比較第一世,變得冷靜些,而且現在的他到底是什么樣子,誰也不知道。”

  “我有種心悸的感覺,好像他就在長安城里。”東方靖臉色難看道。

  望長生給他的壓力太大了。

  “望長生統領的天道宗當代圣女來到了長安。”文宗忽然說道。

  東方靖皺眉:“她來干嘛,我這些年一直在打壓道門,他們還敢出現?”

  文宗道:“是溫家老祖邀請來的,要參加溫馨云和覓王殿下的大婚,陛下要改變一下處事風格了。”

  “改變什么?”東方靖不滿道。

  文宗不急不緩道:“道門第一人望長生已經是天下第一人了,他真的來刺殺,很危險的,雖然我們也有底牌,可為望長生消耗,二十年前陛下就已經嘗試過,兩敗俱傷,而且這一次真的話能難。”

  東方靖沉默了。

  “所以不要在打壓道門,反而要扶持道門,邀請道門參與這一次蠻荒之戰,交好望長生,這一次新生,望長生的行事風格大變,很多事情是可以談的。”文宗有條不紊說道。

  東方靖沉思起來了。

  “這修行啊,不光是打打殺殺,還有人情世故,陛下如若參透,是大唐之福。”文宗道。

  東方靖長舒一口氣,道:“朕知道了,那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全權處理,我不參與。”

  文宗笑了,這就是為什么他輔佐東方靖的原因。

  東方靖是冷酷無情,是天生的帝王,也正是因為這樣,他也有別人沒有的魄力。

  “啟稟陛下,外面傳來消息,覓王殿下擊殺了幾只大妖,自己平安無事。”門外,宦官稟報。

  東方靖一楞。

  文宗也愣住了。

  兩個人對視一眼,完全沒想到會是這樣。

  因為無論在文宗還是東方靖眼里,東方覓這一晚是必死無疑。

  但是現在卻是東方覓把妖獸都殺了,自己平安無事。

  “覓王殿下厲害。”文宗哈哈大笑起來,看向東方靖,想看看東方靖有什么表情。

  東方靖只是一皺眉,道:“沒死也不錯,和溫家的婚禮繼續辦,通過這個機會,你去與天道宗圣女接觸一下。“

  文宗搖頭,道:“臣有了個好主意,和道門的接觸不是臣,而是覓王。”

  東方靖不滿道:“他只是我擺出來攪渾水的一顆棋子,隨時可以丟棄,你在讓他去接觸道門,那就變成了一顆重要的棋子。”

  一顆棋子和一顆重要的棋子是不同的。

  一顆棋子隨時可以丟棄,放棄,毫無價值。

  但一顆重要的棋子卻不同,這無法輕易丟棄了,必須要有足夠的利益才可以丟棄。

  “這正是我的想法,陛下不是說了,全權讓臣來處理嗎?”文宗反問東方靖。

  東方靖啞口無言,站起身來,拂袖而去:“這茶不好喝了,你自己回去吧,天黑了,待在皇宮里不好。”

  文宗看著離去的東方靖,微微一笑,端起一杯茶,美美的品一口,奇怪道:”我怎么覺得這茶越喝越好喝呢?“

  ……

  皇宮外,文宗走出來了,他雖然是個武將,卻一直文人打扮,面色英俊,氣度從容。

  “覓王殿下,你還是隱藏的太深了,如果早一年這樣爆發,或許我們會選擇你當這個時代的主角,可惜了。”文宗嘆息道。

  “不過也沒關系,你的價值已經體現出來,我可以用你釣魚,看能釣出什么,會不會有大魚?”文宗眼神幽幽。

彩票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