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奇幻小說 > 都市帝君之王者之路 > 第62章去你家

第62章去你家

  古云天的房間內,兩口子正相依相偎著。

  楊美玲的腦袋輕輕的靠在古云天的肩膀:“天哥,你說小飛最近在干嘛?”

  “都一個星期了,連我都不讓見。”

  “還有門口那個臭小子,每次都被他忽悠。”

  古云天蹙了蹙眉,微微一嘆,無奈道:“那小子我都有點怕他,他做什么事情,怎么會跟我說?”

  “確實一個星期了,不知道他在干嘛?”

  正說著,敲門聲響起。

  兩人趕緊坐正,整了整衣服,起身向門口走去。

  房間門打開,古飛表情古怪的看了看兩人,楊美玲一陣臉紅。

  “那個小飛啊,你出來了?”

  楊美玲趕緊緩解尷尬的說道。

  古飛點了點頭。

  “媽,我需要這些物資。”

  說著話從手里拿出來一份列好的清單。

  隨即轉頭看向古云天。

  古云天隨即接過清單,大致看了下,便向外走去。

  清單上的東西很簡單,對于古家這樣一個龐大的家族來說再簡單不過。

  一個上午的時間,物資就籌備齊全,在古云天和楊美玲愕然的神情中,古飛再次閉關了。

  這次時間倒是不長,僅僅三天的時間。

  這三天古飛在房間內一陣忙碌,又煉制了一些改善體質的丹藥,和一些趁手的武器。

  當古云天看到這些的時候還是震驚了一把。

  這么多的丹藥和武器,居然是古飛三天內煉制的。

  就是俗世一些好的鍛煉武器的師傅也沒有這么快啊!

  而且看武器的品質,居然比市面上所謂的寶器還要好。

  其實對于曾經的帝君古飛來說,煉器煉丹雖然不是他的強項,但是也曾經有過涉獵,煉制一些俗世的材料還是很簡單的。

  把這些丹藥和武器紛紛發了下去。

  古玥的是一把刀,削鐵如泥,鋒利無比,關鍵是可以收放自如,可以隨意變幻長短大小,很是方便攜帶,對此古玥相當滿意。

  古云天則是一柄寶劍,形式特別,連劍柄長只有尺許,劍身三棱,青芒耀眼,寒氣疹人毛發。

  楊美玲的是一把小巧玲瓏的匕首,那匕首黃金為柄,鍛造精致,鑲嵌著細碎的綠寶石,異常鋒利華美。

  楊美玲欣喜的接過,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馮紹飛眼巴巴的看著,眼中精光直冒,一臉的羨慕之色。

  古飛看了看他,一柄拂塵給他扔了過去。

  馮紹飛傻眼了,怎么人家的武器那么牛B,那么威風凜凜,自己的怎么是拂塵?

  拂塵不是道士才用的嗎?

  “那…那個,老大。”

  “我能不能換一換?”

  馮紹飛看著古飛試探性的問道。

  只是話音剛落,古飛冷冷的聲音傳來。

  “不能!”

  “混沌生太極,太極生兩儀,

  兩儀生三才,三才生四象,

  四象生五行,五行生六合,

  六合生七星,七星生八卦,

  八卦生九宮,一切歸十方”

  “你是太古混沌體,修煉的是太古混沌篇,這個武器最適合你。”

  馮紹飛看了看手里的拂塵,一臉的欲哭無淚啊。

  別人出去對戰,要不是刀,要不是劍,多威風,他的武器一拿出來,“尼瑪”拂塵?別人會笑掉大牙,他還怎么裝B啊!

  不過無奈,老大之命,他還能怎么辦,只好收了起來,不過默默發誓,一定不拿出來。

  武器分發完畢,古飛又在古云天所在的院子里布置了一個聚靈陣和困殺陣。

  這是母親所在的地方,聚靈陣是為了保證母親身體無恙,困殺陣是為了母親的安全。

  雖然古家作為八大超級家族,不可能有人敢來攻打,但是以防萬一。

  布置完這一切,楊美玲走上前,憐愛的看著古飛:“小飛,你又要走了?”

  “額。”

  “您怎么知道?”

  楊美玲莞爾一笑:“你又是丹藥,又是武器,還有那什么陣法,不就是證明你要離開了,擔心我們的安全嘛!”

  古飛點了點頭:“嗯,是,我要離開一段時間。”

  對此楊美玲并沒有說什么,點了點頭,囑咐他萬事小心。

  古云天安排人把古飛和馮紹飛送到機場。

  “老大,我們去哪里?”

  馮紹飛好奇的問道。

  “去你家。”

  古飛笑了笑,淡淡的開口道。

  “啊。”

  “老大,你怎么不早說?”

  馮紹飛滿臉欣喜。

  “不行,我給家里打個電話,告訴他們一聲。”

  古飛搖了搖頭。

  “不用了,咱們直接回去,給他們一個驚喜,然后帶他們來華海市。”

  “好,老大。”

  “你對我這么好,好感動。”

  馮紹飛煽情道。

  古飛看著馮紹飛的表情,哭笑不得。

  笑罵道:“滾蛋,我可對男人不感興趣。”

  雖然古飛性格孤傲,但是身邊有馮紹飛這個話嘮,倒也不覺得煩悶。

  半日后,華海市下屬某個偏僻的小山村村口,兩個少年站立在那里。

  “老大,好久沒回家了,好緊張。”

  “你說他們要是不愿意離開,怎么辦?”

  “你說我告訴他們我不上學了,他們罵我怎么辦?”

  古飛好笑的看著這個平時滔滔不絕,口若懸河,見了人家家族老祖都敢叫老頭的人,如今居然會膽怯。

  “行了,走吧!”

  “不愿意離開,就給他們一筆錢,讓他們在這里好好過日子。”

  說著話,兩人緩緩的向村里走去。

  路上碰見剛剛下地回來的人,馮紹飛都會一一打招呼。

  “紹飛回來了?”

  “是啊,王叔!”

  “你爹老是念叨你,趕緊回家吧!”

  “嗯,好!”

  ……

  一路上這樣的問候絡繹不絕。

  一直快到馮紹飛家門口的時候。

  古飛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因為他聽見,不遠處的院子里,貌似有人在吵架,還傳來女人哭哭啼啼的聲音。

  在馮紹飛打開院子大門的瞬間,滔天的怒火蔓延。

  只見院子內,一個中年的男人,兩鬢飛霜,瘦削而蠟黃的臉上皺紋密布,青筋暴露的雙手長滿了硬生生的繭皮,這是常年下地干活的緣故,使得他看上去比同齡人要蒼老許多。

  此時的他滿臉的血漬,蜷縮在地,地上一個中年婦女哭哭啼啼的護著那個男人。

  中年男人和中年婦女就是馮紹飛的父母,父親叫馮永權,母親叫趙玉鳳,兩口子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

  而在另一邊,一個年輕的男人,一臉的囂張跋扈,旁邊還站著十幾個黑衣壯漢,手里都拿著家伙。

  看到馮紹飛進來,趙玉鳳的臉上露出一絲慌亂,隨即高聲喊道:“你們是不是走錯了?”

  說話的同時還在狂使眼色,示意馮紹飛快走。

  年輕的男人轉頭看了看門口的兩人,不屑的揮了揮手:“既然來了,就別走了。”

  “給我拿下。”

  說著話,一群黑衣壯漢就沖著古飛兩人圍了過來。

彩票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