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連心淚之峰回露轉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雙色圍脖

第一百一十一章 雙色圍脖

  今年的11.25號,正巧是個周日,楊露自然要單獨和文峰一起過她20歲的生日。

  一個月前文峰就已經想好,要送楊露一個精致的耳環,因為看到她根本就沒扎耳眼,楊露曾說她怕疼,不敢扎,但并不排除以后就不帶耳飾,文峰想送她后可以在她想扎耳眼的時候第一個就帶上這禮物。

  每個耳釘上有一顆呈水滴形水晶,不大,在燈光下反射著七彩的光芒,和楊露20歲的年齡氣質很相稱,最主要是她格外喜歡帶有水滴造型的飾品,可能和她的名字里的露有關吧。

  晚餐的話肯德基麥當勞這些自然排除在外,他決定去楊露學校附近的西餐廳吃燭光晚餐。

  生日那天文峰沒有去接楊露,而是讓她自己來西餐廳,自己在餐廳門口等著。

  楊露雙手插著兜,穿的還是他們第一次見面時的修身棉服。她今天和平時不太一樣,可能是因為特意把披散在肩上的頭發盤了起來,露出她漂亮的脖頸和耳朵,這樣的發型讓楊露格外顯小。看到文峰后,她連蹦帶跳的撲了過來,哪像剛滿二十歲大姑娘啊,整個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女孩兒。

  倆人進到預定好的餐桌,楊露脫了大衣,里面穿了一件紅色的緊身V領毛衣,襯托出她的身材凹凸有致,白皙的脖子上帶著那條屬于她自己的露珠項鏈,女人味十足但又多了一些調皮。

  文峰從沒看到過楊露這樣的打扮,不由得有些飄飄然。

  他把手里那個包裝精美的首飾盒遞給楊露。

  楊露打開后一聲驚呼,看到楊露的表情文峰就知道她很喜歡那兩滴“露珠”,是發自內心的喜歡。

  她從盒子中拿起一個放在手背上端詳了半天,然后似笑非笑的說:“你送我這個什么意思啊?嗯?”楊露把它比劃在耳唇上笑著對文峰說,“好看么?”

  “絕對好看!”

  “謝謝老公,我特喜歡這個,可是我現在帶不上,我怕疼。”

  “留著以后帶,我還準備了這個,現在肯定能用上。”文峰說完又拿出一個紅色圓形物件遞了過去,上面還有長長的一條布帶。只是這物件和周圍浪漫的環境有些不相符。

  楊露撲閃著長長的睫毛接過說:“還有禮物?啊!好暖和呀,這是什么?”

  “熱寶,好像又叫什么暖寶,可以暖手的,你一到冬天手就涼,聽人說手涼沒人疼,現在看你有沒有人疼?剛才等你的時候,我已經在洗手間充了五分鐘,能保溫三個多小時呢。這還有個帶子,戴在脖子上還可以暖胸口。”文峰說的很詳細,就怕她不知道怎么用。

  楊露低頭擺弄了會,笑著伸出食指向文峰勾了勾,他把頭湊過去,楊露輕輕的在他臉上吻了一下。“還是這個最實用,我還在奇怪,你電話里說要送我顆溫暖的心是什么呢?原來是這個,我喜歡!謝謝老公!”

  耳環算什么,熱寶算什么,能讓自己愛的人高興,何止一百個耳環,一千個熱寶啊。

  文峰呵呵一笑,向楊露舉起了杯說:“老婆大人,生日快樂!”

  楊露舉杯相碰清脆的發生了“叮”的一聲,含笑地說:“這兩年是我過的最開心的生日。”

  倆人一飲而盡。

  楊露盡管埋怨了文峰來這里吃飯太奢侈了,但她真的很開心。

  出了西餐廳,突然一陣西北風“呼呼”的,文峰縮了縮脖子,下意識的護住楊露。等風吹過,楊露從包里拿出個東西,雙手一揚套在文峰脖子上調皮的說:“緩和么?”

  “圍脖?送我的?這你過生日,我還有禮物收啊?”文峰邊說邊用手摸了摸,好厚實,他注意到顏色有些不一樣,一半是深藍色,一半是略微稍淺的藍色。

  “嗯!”楊露點點頭說,“本來想你生日在送你的,可等你生日的時候冬天都快過了,我這段時間就趕緊把它織完,天開始冷了現在正合適帶,就算提前送你生日禮物啦!”她幫文峰把圍巾帶好,又調整了下,最后滿意的點了點頭。

  “你織的?”文峰吃驚的說,“沒想到,真是沒想到……”

  “我織的不行么?是不是沒想到你老婆這么厲害?”楊露一臉洋洋得意的樣子。

  文峰也不管旁邊有人沒人,伸過頭去親了她一下。

  “只是.....”楊露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只是人家第一次織,沒有經驗,開始毛線沒買夠,在去買的時候,以前的毛線沒有了,只能選個近似顏色了。”

  “沒關系,真的沒關系,只要是你織的,不管什么樣子我都喜歡,真的,我特喜歡!”文峰滿臉又是興奮又是高興地說。

  楊露看到她送的并不完美的圍脖讓文峰如此開心,心里自然也很高興,因為文峰知道自己是在用心編織屬于他才能帶上的圍脖。

  “滴滴滴滴”楊露的呼機響了。她拿出看了看,一伸手笑著說:“我要回個電話,家里打的。”

  文峰把手機遞給了她,然后將圍脖放在鼻前輕輕聞著,因為上面淡淡的散發出那熟悉的茉莉花清香。

  “媽媽,我在外邊呢……啊?什么時候的事?現在怎么樣了?……好好……我知道……”楊露語氣有些緊張,眉頭緊鎖,緩緩伸手把手機還給他。

  文峰看出來有事,忙問:“怎么了?是不是家里出事了?”

  楊露的眼淚開始在眼眶中打轉,說:“我爸爸剛剛被送醫院了,我要回去一趟。”

  “現在么?”

  “媽媽說讓我明天回去,可現在我就想回去。”

  “我陪你回去!”

  “嗯!”

  文峰截了一輛出租車,倆人直接奔向懷柔縣醫院。在車上楊露一句話沒說,眼睛里含著眼淚,文峰也只能緊緊摟住楊露,讓她知道自己會一直陪在她身邊。

  到了醫院,楊露快到急診門口時突然站住猶豫地看了眼文峰。

  文峰明白以她現在學生的身份,自己還不合適出現在父母面前,微笑著說,“我沒事,你進去吧!我就在遠遠的看著你。”

  楊露一點頭,快步跑了進去,文峰只在視線范圍內跟著她。

  他剛進了急診大門,楊露就返回跑到他面前,慌慌張張地說:“找不到,我找不到他們!”

彩票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