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歷史小說 > 權傾天下之相門嫡女 > 第140章 他真的很像蓁兒

第140章 他真的很像蓁兒

  “慕景?”

  之前在北涼的時候,慕景不在,剛到南越的時候,榭昀又說他有事去辦了。

  這下終是見著活的了。

  沒等他走到我面前,我就先走過去,直接越過榭昀,他一對我笑,淚水瞬間就奪眶而出。

  他伸手抹了抹我的眼角處,“傻丫頭,重逢是好事,哭什么?”

  他往我身后看了一眼,沒和榭昀說什么,又對我說道,“走,陪我喝酒去。”

  我急不可耐的點點頭,也回頭看了一眼榭昀,他面無表情站在原地,沒說什么,我對他笑了一下,就跟著慕景走了。

  兩年未見,慕景似乎...一點改變也沒有,依舊是記憶中那個模樣。

  他拿了好些酒,倒了兩杯,其中一杯遞給我,嘴角一直含著笑。

  飲了幾口酒,他才開始說話,“囑咐過你好多遍了,不要動不動就尋死,偏生不信我的。”

  “......”怎么都喜歡這么說,天地良心,我當初真不是要故意尋死的,我只是想忘記啊。

  他又輕笑道,“小顏啊,恢復記憶這么久了,你終于想起來,還有我這個老人家了。”

  不等我說什么,他又感嘆了一句,“你真是,越來越像她了。”

  我下意識的問了一句,“你是說,貴妃?”

  他面上仍是掛著笑,似是不想說這個,轉移了話題,“我記得小時候,你最是喜歡問我,你母親從前的事。”

  我苦笑道,“關于這個問題,我們兩年前就說過了。”

  “昀兒跟你說了,你母親和父親之間的事了嗎?”

  我搖搖頭。

  “他想說,恐怕也不是很清楚。”

  長輩們的事,我確實是沒什么非知道不可的理由。

  他同我說了一些這兩年來的事,當初我跳了忘情湖,慕景就去了京城,他去的當天恰好就是貴妃被殺的那天。

  他只身前往皇宮,可是遲了,貴妃被婁翊陽一劍正中要害,當場就離世了。

  但是慕景說,當時,婁郁旬沒有為難他們,放走了他和榭昀。

  婁郁旬還對他說了一句話:蓁兒她這一生,真的很苦。

  貴妃離世前,其實早已將玉冥教安排的差不多了,這么多年,水玉山莊和我阿爹娘親,一直都在盡力幫著貴妃。

  榭昀和慕景,都只想著,要完成貴妃這一生的心愿,也是他們共同的心愿。

  榭昀曾告訴慕景,等所有事情都了結了,他就會來地底下,來陪我和貴妃。

  我聽后忍不住大笑,幸好我這還是沒死呢。

  不過也是天意弄人,榭昀一直都同我們司徒家有聯絡,整整兩年,卻一直都沒有和我遇到。

  說完這些,他又開始說起了過去的事。

  “云師姐,是我師父冷苻椹的孩子。可她性子和善溫婉,一點沒有師父的冷血毒辣。”

  “在世人眼里,玉冥教是個怎樣的存在?”他自問自答,“冷血、無情,殺人不眨眼,為達目的不擇手段,是嗎?”

  他像是這兩年悶壞了,很迫切的想要找個人傾訴,找個人聽他說話,陪他說話,如今有機會,迫不及待開始滔滔不絕的說。

  我一面慢慢抿酒,一面默默認真地聽著他說。

  冷血、無情、殺人不眨眼、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這是世人眼里的玉冥教。

  “這是世人眼里的玉冥教。”他說出了與我心中所想一般無二的話。

  “世人皆稱玉冥教是魔界,邪門歪道,從玉冥教立教就開始了,左不過是因為,我們有著兩門別人沒有的邪功。”

  “可是我有時候會想,因為練了邪功,所以我就必須是個壞人嗎?還是在世人眼里,我做了什么或是不做什么,都是個壞人。”

  他冷笑,“被人當做是壞人也挺好的,不會有人敢輕易招惹你,不會有族派敢來滅你的門。”

  “不過也有不好的地方,今日這里死了個人,明日那里又死了個人,不管是誰殺的,都可以賴在你頭上。”

  “這世間每天都有那么多人會死去,誰又會關心這個人是該死還是不該死,是自殺還是他殺呢。”

  嗯,說的倒是挺有道理。

  我一言不發,就靜靜聽著他說。

  “我師父,當年因為被拋棄,一顆心漸漸冰冷,我娘死的那場和朝廷的斗爭中,玉冥教死了很多人,和她從小一起長大的姐妹都沒了,許多看著她長大的已經沒有絲毫武力的前輩,都被一場火燒的連渣都不剩。”

  “我爹離開了,玉冥教再不復往昔,她拼了命的鍛造人才,自己也勤練武功。那時候,都說冷苻椹因愛生恨,變成了一個女魔頭,其實那并不是真正的導火線。”

  “玉冥教縱橫江湖,眼線遍布各地,人人聽而懼之,沒有誰敢同玉冥教結仇,可是我們和朝廷,從未結過怨,先祖定下的規矩,不可與朝廷有任何瓜葛。”

  “可是子桑一族,就是看不得玉冥教的名聲,就是要來絞殺。那時我師父,第一次產生了要將朝廷也得緊緊篡在手里的想法。”

  “當年卷進去的人很多,我師父,花了十多年,才得以報仇。”

  他長嘆了口氣,隨即又倒滿一杯酒,一飲而盡。

  “寒雨八歲那年,知道了我娘的死因,跟著師父去了玉冥教,我和小雨,也一起去了。”

  “我們報仇的第一個對象,就是當時的一位將軍。寒雨屠了他整個府邸,就像他當年燒了玉冥教,寒雨也燒了他的宅子。兩百多個人,沒留下一個個活口。”

  這件事,和榭昀同我說的一樣。

  “那位將軍,她拿著劍,生生挖出了他的眼珠,將他的手指,一根一根切掉,在他身上一劍一劍劃著,然后把他扔到火堆里烤著,他是活活疼死的。”

  我手忍不住顫了一下,這點榭昀倒是沒跟我說,不知是他不清楚還是怕說出來會嚇到我。

  我眼中的東方寒雨...著實是不是這樣的人。

  那么她后來,是經歷過什么?亦或是...這段往事的背后,還隱藏著什么不為人知的東西。

  我仍舊一聲不吭,聽著慕景繼續說。

  “那是寒雨第一次殺人,倒是殺了一次就成名了。”

  “她就是那么心狠。如果現在在這里的不是我,而是寒雨,什么婁郁旬,什么慕容家,恐怕早就被殺的連骨頭都不剩了。”

  他搖了搖頭,又是嘆了一口氣,不知道是惋惜還是什么。

  “我和阿璃,都隨了我娘。只有寒雨隨了我爹。”

  他伸手捂了捂臉,不知是想到了什么,隨即又笑道,“我時常在想,榭昀這孩子,又是隨了誰呢?”

  榭昀是隨了誰呢?反正不是他父親,不是婁郁旬。

  “他一點也不像阿璃。”慕景似是真的在很認真的思索,“可論起心狠,他都比不上離墨。”

  他喝了一口又一口酒,沉默良久,又忽的道,“離墨這孩子,我有時候看著,竟覺得,他很像蓁兒。”

  “尤其是在殺人的時候,真的是像極了她。”

  “我恍惚覺得,我的蓁兒還活著...”

  我忍不住打斷了他,“你很喜歡離墨?”

  他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是挺喜歡的,這孩子,可擔當重任。我倒是想著,我如果有這么個徒弟,也挺不錯的,可惜,他不肯。”

  我一點不想在他面前提起貴妃,也不希望他自己說起。

  我嘲了他一句,“也不是所有人都受得了你的。”

  他深深呼了一口氣,盯著我半響,應道,“是。如今,師姐算一個,你算是一個,榭昀算一個。沒了。”

  我不禁嗤笑。

  好歹也有三個了。

  他似是又想起了過去,話一下又全部冒了出來,開始跟我說父親母親的事。

  “從前,我每次闖什么禍,都是師姐幫我瞞著,替我想辦法解決。她從小就很疼我,大不了我幾歲,卻比我要成熟穩重的多。”

  “那一年,她遇到了你父親。其實并不是她先遇到的,當年蘇琛在北涼的時候,救下了一個受傷的女子,那個女子就是方心濯,靜妃。濯兒被追殺,蘇琛為她擋了一劍,昏迷不醒,恰好,玉冥教的人及時趕到,將兩人一同帶回了教中。”

  “蘇琛傷的有些嚴重,濯兒這個人...雖心狠無情,但也是知道要知恩圖報的,她怕蘇琛會死,自己又帶著傷,就去找師姐,希望她出手相救。”

  “師姐對我們幾人一向都是有求必應,二話沒說,就親自去醫治他,這一救,就救出了岔子。”

  “朝夕相處了半月,他們喜歡上了彼此。那時候我師父已經離世了,掌管玉冥教的是我爹,我爹也不是什么不通情達理的人,只是...寒雨去了月翎島,阿璃又是個懵懂的性子,我爹是打算以后,將教主之位傳給師姐的,可她若是要嫁去南越,那玉冥教就是后繼無人了。”

  “師姐來找我,希望我可以擔起這個重任。我打小就是個瀟灑不羈的性子,當初要不是為了寒雨,也不會到玉冥教。這樣的事,我怎么做得來。”

  他不禁嘲笑自己。

  “這件事就暫且放下了。說來也可巧了,在那不久,蘇琛就發現了蓁兒的身份,蓁兒當年走丟的時候,身上帶有一枚他們蘇家祖傳的玉佩,加之她小時候被我爹撿回去的時候,她就知道自己叫蘇蓁,這北涼來一趟,遇到了兩情相悅之人,也和自己失散多年的妹妹重逢了。”

  “他說,只要師姐待在玉冥教,他日不管發生什么事,他都愿意陪著她,他也愿意一直待在玉冥教。”

  “可惜變故來的太快,讓我們所有人都措手不及。”

彩票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