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香港1968 > 047【安娜伊莎貝爾】7000票加更

047【安娜伊莎貝爾】7000票加更

  當幾位校長特意從英國聘請來的法學教授和哲學教授走到講臺邊,待一個個自我介紹一番后,終于是輪到兩個女老師。

  第一個說話的鬼妹女老師留著一頭金色大波浪,五官立體,那深邃的眼眸,以及那修長的眼睫毛,無不勾人奪魂,特別是穿著一套修身的女士西裝,那緊縛的上衣將上半身的好身材盡顯而出,一覽無余。

  勾的坐在面前的不少單身男老師面紅耳赤,學校里雖然也有幾個鬼妹教員,但面前這位不僅身材好,長的還十分的漂亮,自是引的人垂涎欲滴。

  “大家好,我是法學系的艾拉伊莫琴,這是我第一次來香港,很高興見到各位老師,我很希望這里的食物。今天早上的時候,我們的校長先生親自帶我去食堂吃了一頓很正宗的中餐,味道很棒,我很喜歡,我想未來我會愛上這座城市的,因為聽校長先生說這里的美食實在是太多了。”

  艾拉伊莫琴用標準的倫敦腔英文跟在座的老師打招呼,但除了英文老師外,只有為數不多寥寥幾個人能夠完全聽懂。

  雖然香港一直實行中英文教學,但國語畢竟是母語,很多人從出生到長大,所接觸的環境,都是中文,英文能夠完全聽懂也能暢所欲言的人,不是很多。直到70年代初期,香港英政府為了加大殖民力度,實現了部分學校全英文教材,這才讓往后英語成為全港第三語言。

  當下的香港,最普遍的還是粵語、國語以及潮州話。

  霍耀文倒是聽的七七八八,他上輩子英語很差,但這輩子吸收了原主的記憶后,英文倒是好了不少,基本上能夠跟鬼佬正常交流。

  至于身旁坐著的張老師那就更別提了,早年間在美國西雅圖的華盛頓大學哲學系留學,英文流利的很,不過美式英語跟英式英語還是有不少區別的,口語上如果不說的詳細一點,可能就很容易聽錯。

  校長樂品淳在聽到艾拉伊莫琴的調侃,在一旁樂呵的笑道:“看來我們漂亮的伊莫琴老師已經被中餐給折服了,就跟我當年第一次來港一樣,深深愛上了這座城市的美味。”

  因為校長說的是粵語,所以艾拉伊莫琴沒有聽懂,不過在校長翻譯了一下后,她也是捂嘴笑著點點頭。

  很快,在簡單的又說了幾句后,輪到旁邊的另外一個鬼妹女老師介紹自己了。

  臺下的霍耀文定睛看去,不得不承認這個洋妞老師長的是真的漂亮,不似之前那名艾拉伊莫琴老師標準的金發碧眼好身材的西方大美女。

  這位伊莎貝爾老師有著一頭十分標準的東方黑色微卷長發,邊角散發處有一點點泛黃,嬌小的瓜子臉,兩條修長的長眉下,有著一雙水汪汪的碧藍色眼睛,高聳的鼻梁,如櫻桃般的小口,皮膚不似歐美人慣有的那種粗糙皮膚,反而跟亞洲人一樣不僅白嫩光滑,毛孔幾乎根本看不見。

  穿著一件白色繡有黃花邊的連衣長裙,身材高挑,那露出的兩條如玉般的小腿,十分的纖細。

  臺下不僅單身的男老師,就連一些結婚的男老師,都是下意識的咽了口唾沫。

  霍耀文雖然在后世網上看了很多很多西方的美女,但他不得不承認,面前的這位伊莎貝爾老師,她的臉有著西方美人的深邃立體,也有著一絲東方姑娘的溫柔婉約。

  那高挑纖細的身材,更是為她平添了幾分奪目的光彩。

  就在眾人看的眼睛發直的時候,安娜伊莎貝爾面帶微笑的介紹自己,她走到前面,說道:

  “大家好,我叫安娜伊莎貝爾,是英國倫敦大學哲學系的哲學老師,我很喜歡哲學,在樂品淳(Robinson)說香港還未有開設哲學系的時候,我毛遂自薦,希望來到香港,讓這里的人們了解到哲學的魅力。

  著名的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說過;當許多人在一條路上徘徊不前時,他們不得不讓開一條大路,讓那珍惜時間的人趕到他們的前面去。

  所以,我很珍惜這次來香港教學,我希望能夠讓所有喜愛哲學的人,能夠系統的了解到全世界所有哲學家們所提出或者所講過的哲學理念。謝謝。”

  “啪啪啪……”

  當安娜伊莎貝爾講完這段話后,場下的老師們紛紛鼓起掌來。

  此時,校長樂品淳擺擺手,制止了掌聲后笑道:“看來我們的老師們很喜歡伊莎貝爾老師,我可以透露給在座的單身男老師們一個好消息,那就是我們的伊莎貝爾老師還是個單身哦。”

  校長笑呵呵的又說道:“好了,相信大家已經認識了我們不遠萬里來幫助我們建設教育的老師們,那么今天的臨時會議到此結束。”

  忽然旁邊的安娜伊莎貝爾湊到校長的耳邊嘀咕了幾句,只聽校長講道:“哲學課的兩位老師留下,剩下的老師可以回去了。”

  等臨時的會議結束后,在大家逐步散場離開時,霍耀文看了一眼身邊的張老師,問道:“張老師,你說校長留我們倆下來干嘛?”

  “現在學校要開設法學系和哲學系,法學課之前根本沒有,所以就沒有老師,哲學課全校就你我兩個老師,不留下我們倆,你說留誰呢?”

  張承頤瞥了一眼霍耀文,那眼神好像是在說你怎么這么傻。

  霍耀文訕訕笑了笑,好像是這么個情況,剛剛一時沒想明白。

  那幾名從英國邀請來的法學系教授,也在學校文學系黃主任的帶領下,紛紛離開了會議室,他們昨天才坐飛機過來,時差還沒調整好,而且初來香港,這里的潮濕和悶熱令他們還不是很習慣,所以準備早早的回安排好的宿舍休息。

  很快整個會議室內除了霍耀文和張老師外,只留下了校長樂品淳、英國倫敦大學的哲學教授盧克教授,以及剛剛那位漂亮的伊莎貝爾老師。

  PS:感謝所有朋友的推薦票,萬分感謝,感謝!

彩票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