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官場小說 > 穿越全能網紅 > 第六百三十一章 有備而來

第六百三十一章 有備而來

  聽到男記者的話,林知驀的收起了臉上的笑容。

  世上沒有不透風的墻,《戰北風》劇組發生的意外,林知或多或少有所耳聞,據說事情已經圓滿解決,他忙著自己的工作也沒有八卦的多問。男記者卻在此時此刻提這件事,擺明了是來搗亂的。

  林知裝作不知情的樣子說,“我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事,《漢宮秋月》和《戰北風》雖互為姊妹篇,但兩個故事互相獨立,兩個劇組也毫無聯系。”林知一句話把男記者懟回去,

  “這里是《漢宮秋月》的首映式,請提與本片有關的問題,謝謝!”

  他給影院工作人員使眼色,工作人員上前要奪走男記者手里的話筒。

  男記者卻馬上用更大的嗓門說,“抱歉,林導我還沒有提問,而且我的問題不是針對您,而是針對華光傳媒副總何路深先生的!”

  此言一出,全場一片嘩然。

  其他媒體的聚光燈頃刻間全在這個男記者和何路深兩人之間徘徊。

  何路深的臉拉得老長,面無表情,甚至有點陰沉,哪有之前半點的親和力?他已經意識到自己被人陰了,還怎么繼續在鏡頭前面裝模作樣?!

  他抬起手,示意安保馬上把人趕出去。

  可安保腿腳再快,也趕不贏有備而來男記者的快嘴,“何先生,難道您不對知名女星楊華月片場墜馬身受重傷的事件做出任何解釋嗎?”

  喻湛回頭,看到了這個男記者一臉不壞好意思的笑容。

  男記者的話引起更大的議論聲,臺下在座的百分之七十都是媒體記者,他們卻完全沒有聽說過這件事——真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有媒體人恍然明白,直接在喻湛和何路深旁邊說,“難怪這段時間沒有一點楊華月的消息,她竟然拍戲受傷了,大新聞,大新聞啊,馬上拍照碼字,我們要搶頭條!”

  男記者很滿意自己造成的轟動效果,但不知足,還繼續裝腔提問,“《戰北風》劇組為保證觀影體驗,枉顧演員安全,強迫演員進行危險的騎馬動作,最終釀成大禍,事發至今已經過去了近一個月,何先生,請問您為什么在危情出現后,不是第一時間承認錯誤,卻是逃避責任,封鎖消息呢?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只手遮天,愚弄百姓嗎?”

  一頂這么大的帽子扣下來,連劉嫚都感到心驚膽戰,她知道這個男記者一定是何路深所說的大股東派來的。對方估計早就知道楊華月的事,故意按兵不動,就等著今天讓何路深跌一個大跟頭——毀了《漢宮秋月》的首映式,同時讓《戰北風》收獲惡名。如此一來,何路深為坐穩位置付出的努力,全部付諸東流,如此狠毒!

  商場如戰場,真是一不留神就被掉入了敵人的陷阱里。

  臺上除了已知情的林知和劉嫚,其他演員都是一臉懵逼,唐圖低聲問身旁的姜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姜琳說,“我也不知道啊,感覺現在要亂套了。”

  唐圖心里很不安,為楊華月的重傷,為這場首映式。

  別說林知,幾位資歷老的主演參加過無數場首映式,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荒謬的情況。

  兩個強壯的安保已經走到男記者跟前,他們手都沒有挨著男記者,男記者卻用尖銳的聲音叫囂,“我不過說了實話,就被暴力對待,各位同行朋友們,快看看華光傳媒二世祖總裁的嘴臉,跟黑社會沒有區別。”

  這樣的控訴很嚴重了,絕對會讓何路深形象大損,媒體記者總有顛倒黑白,還令人信以為真的本事,而此人更是比其他同行有過之而無不及。

  眼看再繼續下去,首映式就真的要毀了。喻湛打算先帶何路深離開,三十六計走為上。

  “這位記者,請你先安靜下來可以嗎?你一直聒噪,張牙舞爪的樣子,讓林導和何總如何回答你的問題?”

  劉嫚清柔沉穩的聲音透過話筒傳出來,頃刻間撫平了現場的騷亂,不僅讓男記者終于閉上了嘴,也讓喻湛、何路深和臺上的其他人愣住了。

  劉嫚沒有看任何人,只盯著男記者,從容不迫的說,“楊華月現在正在‘小姐姐們’工作室里養傷,我最近每天都可以見到她,我了解整件事的來龍去脈,我比林導、何總更有資格為你解答疑惑。”

  所有媒體記者都激動起來,他們的攝像機在這一刻統統轉向劉嫚,給予她最矚目的特寫。

  “楊華月的確在拍攝《戰北風》的騎馬戲時,墜馬受傷,她主要傷在左腿和臉頰,現在已無大礙,只要繼續休養,很快能恢復健康。多虧她受傷后《戰北風》劇組第一時間反應迅速,處置得當,沒有耽誤一分鐘的時間。”

  “與你所說的逃避責任不同,在古都,《戰北風》劇組全力配合醫院工作,承擔了所有醫療費用,劇組主創人員包括嚴導每日都會去探望楊華月;楊華月回到首都后,何總親自打電話慰問,主動提供所有后續治療費用,還給予了她誤工補償,可以說,無論是《戰北風》劇組還是何總,都沒有虧待過楊華月。”

  劉嫚的語氣不緊不慢,很有信服力,可是男記者油鹽不進,他反駁道,“你說的一切都是借口,是在避重就輕!你為什么不提楊華月受傷的真實原因?為什么不說何路深不敢公布實情的原因?難道錢就能解決所有問題嗎?他們肯定給了楊華月一大筆封口費,讓她把委屈往肚子里咽,他們又給了你多少錢,讓你為他們臉上貼金,說好話?”

  男記者一口伶牙俐齒,和辯論選手有的一拼,狡猾機敏,很不好惹,無論說什么,他都有各種理由狡辯,顯然何路深的敵人請來的不是一般人。

  劉嫚卻鎮定自若,沒有絲毫退縮,嘴角甚至翹起了一道微微的弧度,她說,“華光傳媒至今只給過我《漢宮秋月》的片酬,除此之外,分文未有,你在眾目睽睽之下污蔑我,我不計較,這是其一。其二,楊華月受傷的真實原因,我現在就可以告訴你,”

彩票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