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離天大圣 > 060 聯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打賞)

060 聯盟(感謝各位書友的打賞)

  “噠噠……噠噠……”

  大殿之上,孫恒一手輕敲扶手,一邊閉目沉思。

  光暈籠罩下,他的身影有些模糊,面色也在陰影中不甚明顯。

  “前輩。”

  石蕓送走了眾人,折身而返:“他們都已經離開,估計是去召集各方勢力。”

  “嗯。”

  孫恒點頭,雙眼微睜看向石蕓,緩聲開口:“對這件事,你怎么想?”

  石蕓美眸閃了閃,小聲問道:“前輩不打算離開了?”

  孫恒輕輕點頭:“既然有了方便路子,何必再受那奔波勞碌之苦?”

  “那晚輩覺著,此事可成!”

  石蕓聲音一正:“就連那陸元子都能一統四方,更何況是前輩?”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孫恒淡淡開口:“我的性格在某方面來說,較為軟弱,難成大事!”

  “前輩過謙了!”

  石蕓急忙開口。

  孫恒搖了搖頭,沒有出聲。

  作為一位神魂無礙的金丹宗師,對于自己的本性如何,孫恒自是一清二楚。

  他心性堅韌、果斷,有恒心、有毅力,看準目標能毫不遲疑的有所行動。

  而且,道心甚堅,外物難以動搖他內心分毫。

  但同樣的,心性的淡漠,讓他不喜人情世故;心中的底線,也讓他難以做出有違本心之事。

  成大事者,往往不拘小節,這與他心性有悖,因而孫恒才說自己做不來某些事。

  不過知道自己的缺點,卻未必代表著要去改變!

  石蕓恍恍惚惚走出大殿,外面刺目的陽光照耀在她的臉上,讓她忍不住瞇了瞇眼。

  片刻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的面容陡然綻放,盡是歡欣之意。

  長久以來壓在她心頭的陰郁,也是一掃而空!

  …………

  半個月之后。

  另一處寬廣的殿堂之上。

  大殿之中,有著數十把座椅分列兩側,正中則是三個主坐。

  商盟呂文成、苦竹道人坐于左右,石蕓因為代表著孫恒,因而端坐正中。

  此時大殿之中的座位,已是盡數坐滿了來人,熙熙攘攘之聲也已持續了足有一個時辰。

  “咚!”

  苦竹道人最先忍耐不住,以一根竹杖輕頓地面。

  悶響之聲揚起,當即壓下場中的雜亂,也讓大殿猛然一靜!

  “諸位,陸元子已死,九合宗也已不再存在,我希望咱們不要再繼續糾纏著此事不放了!”

  苦竹掃視眾人,眉頭緊鎖:“九合宗的閆歸年、褚賀也已命喪我等之手,其他人都是被逼無奈,就連孫前輩都已不再追究,爾等想糾結到什么時候?”

  “不錯!”

  呂文成在一旁點頭附和:“現在我等需要關心的問題,是那傳送陣。”

  他深吸一口氣,繼續開口:“我們都清楚,這里地處北域偏僻之地,道途甚艱。”

  “我們的傳承、功法,都無法跟外界相比。不提孫前輩,只是一個陸元子,就能讓我等所有人束手無策,只能屈膝臣服。”

  “但現在,機會來了!只要建好傳送陣,我等也有機會獲得更好的傳承,更強的神通法門!”

  “道途,也不再止步于道基境界!”

  “呂道友。”

  左側上首的位置,一位氣息已現腐朽的老者淡漠開口:“建傳送陣是好事,我們金華宗也支持,但所需材料……,實在太多!”

  他輕輕搖頭,慢聲道:“若是真的建成了傳送陣,這里的諸多勢力,怕是有一半都要消失不在。”

  “楊老言重了!”

  呂文成拱手一禮:“孫前輩說過,我們這里物資雖然不多,但靈石礦脈豐富,只要建成傳送陣,就可以便宜數倍的價格從外面購得物資。”

  “比如那筑基丹!”

  他輕輕一笑,緩聲眾人:“在外界,筑基丹遠比我們這里便宜,而且藥效更高!”

  “有了更多也更好的筑基丹,對我等來說代表什么,相比諸位都清楚。”

  “更別提,還有其他的東西。”

  “……”

  場中先是一靜,隨即喧嘩聲大起,幾欲當場掀飛上方的屋頂。

  就連金華宗的楊老,也是面泛潮紅,心頭狂跳不已。

  他們很清楚,只要有足夠的筑基丹,幾乎就代表著源源不斷的道基修士!

  “誠如楊老所言,建立傳送陣所耗甚大,因而我等必須齊心協力才可。”

  苦竹道人聲音不大,卻于此即清晰傳入眾人的耳中:“我等邀請諸位前來,就是為了商議此事。”

  “道長的意思我等清楚。”

  下方一人拱手,也道出眾人心中的憂慮:“但在場那么多勢力,如何出力,可有什么規矩能讓人心服?”

  “不錯!”

  有人點頭:“我們林家人少地寡,周邊也是物質奇缺,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其他人紛紛點頭。

  但有多少人是確實手上拮據,有誰是不愿出力只想得到好處的,也難分清楚。

  “這一點,我等也想過。”

  苦竹開口:“我與呂道友的意見有兩個。”

  他伸出兩根手指,道:“其一,是由我們各方勢力共同組成一個聯盟,一同聯手組建傳送陣,如何劃分任務也有我等相互協商完成。”

  殿中眾人彼此對視,有不少人輕輕點頭。

  “其二!”

  呂文成接口,道:“是我等盡數投在孫前輩門下,共同組建一個勢力。”

  “這怎么行!”

  未等呂文成開口,下方已經有人提出異議:“我等家業,都是自祖輩上傳下來的,豈能輕易舍去?”

  “不錯!”

  殿中不少人點頭附和:“若是如此的話,那孫前輩與那陸元子豈不是一樣,都是……”

  “王兄,禁言!孫前輩其實你能胡說的!”

  愚蠢!

  眼望眾人的表情,呂文成不禁心頭低罵一聲,就連苦竹也是無語輕嘆。

  他們兩人其實想走這條路來著。

  這些人怕是根本不清楚,沒了孫恒,他們就算全都匯在一起,也不入流!

  但若能攀上一位金丹宗師,那就算是在北域之中,也不算無名之輩。

  況且,你們想攀關系,別人愿不愿意還是兩說!

  “諸位!”

  石蕓雙手高舉,淡笑著開口。

  她雖修為不高,但代表的卻是孫恒,其他人自然要給她面子,一時間齊齊止住聲音。

  一開口,就成為全場矚目之人,這讓石蕓心中越發的滿意。

  但她面上卻是不顯,滿臉謙遜的拱手道:“在場諸位都是長輩,小女子人微言輕,但有些話卻需言明。”

  “石仙子客氣了!”

  “有話您先說。”

  眾人紛紛開口。

  “那好!”

  石蕓點頭,雙手抱拳朝著遠處一拱,道:“此事不論成與不成,孫前輩都當是主事之人。一應安排,也許前輩過目、應允之后才行。”

  “這是自然!”

  “還有。”

  她再次開口:“所謂無規矩不成方圓,咱們真的要做此事,當先定好規矩。”

  “比如……”

  她淡笑著掃視眾人:“對外,對外要有一個統一的稱呼!”

彩票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