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大主宰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浮屠戰血僵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浮屠戰血僵

  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晚輩愿傾力相助。”

  祭壇上,牧塵的聲音傳開,面對著浮屠老祖的提議,他顯然沒有絲毫的猶豫,畢竟他此行來到上古圣淵,最為重要的目的,便是得到“八部浮屠”。

  浮屠老祖聞言,也是欣慰點頭。

  至于那玄羅,墨心二人,臉色則是變得猶如鍋底一般,眼中滿是陰沉之色,他們顯然沒想到,在點出了牧塵罪子身份后,浮屠老祖依舊還是選擇了牧塵。

  如此的話,豈非“八部浮屠”最終會落在牧塵的手中?

  一想到此,玄羅,墨心二人的眼中,便是有著掩飾不住的嫉恨之色涌動。

  “真是活該!”

  倒是清靈見到這一幕,忍不住的譏諷道,如果不是牧塵出手力挽狂瀾,恐怕祭壇早已被尸天幽所破壞,而玄羅,墨心這兩個家伙,剛才不敢面對強勢的尸天幽,如今一見到有便宜可占,便是立即冒頭,甚至還心思惡毒的試圖抹黑牧塵。

  這些手段,簡直讓人感到厭惡。

  但所幸的是,那位浮屠老祖,顯然是一個開明之人,并非是如今族中那些老頑固。

  一旁的清霜也是悄悄的松了一口氣,她眼下已經拋去了對“八部浮屠”的念想,所以也懶得去爭,至于其歸屬,她自然是傾向于牧塵。

  “希望牧塵與老祖聯手,能夠將那天魔帝殘魂消滅,不然的話...”清霜美眸中浮現出一抹憂慮之色,如今四層四圣塔中,已是有著一層被域外邪族攻破,如果他們這里也是失敗,那他們的任務,怕就是失敗了一半了。

  而一旦讓得天魔帝殘魂逃脫四圣塔,那后果,不堪設想...

  在清霜暗自擔憂間,祭壇之上,只見得浮屠老祖的的那一道意志忽然射出,直接是灌注進入牧塵天靈蓋中,而后者的眼瞳,兩道萬丈精光噴發而出,猶如星辰奪目。

  在浮屠老祖意志灌注入體時,牧塵頓時感覺到體內有著一股浩蕩可怕的力量呼嘯開來,那種力量太過的強大,乃至于即便以他如今肉身之強,都是悄然的裂開數道血痕。

  “好強大的力量...”

  牧塵感受著體內浩瀚無盡般的力量,也是忍不住的倒吸了一口涼氣,他之前的力量,與這股意志相比,真是猶如螢火與皓月之間的差距。

  這讓得他忍不住的有些心眩神迷,如今的浮屠老祖,只是一絲意志殘留,那等力量便是如此雄偉,真不知道,若是全盛時期,那又該是何等的驚天動地。

  圣品天至尊,果真名不虛傳。

  “接下來老夫會借你的肉身,與那血僵天魔帝戰斗。”浮屠老祖的意志,在牧塵的心中響起,后者也是點了點頭,那種力量太過的浩瀚強大,憑借他如今的能力,根本就沒辦法驅使。

  這就猶如即便是給一個嬰孩一柄鋒利大刀,他也依舊無法揮舞起來,發揮殺傷力。

  “浮屠老鬼,本帝不會給你機會,讓你再將本帝鎮壓!”

  與此同時,那血僵天魔帝也是仰天長嘯,只見得魔氣滾滾而來,直接是在其身前瘋狂的凝聚,數息之后,化為了一顆不過頭顱大小的黑**球。

  那顆魔球,仿佛一輪黑洞,看似并不起眼,但當其出現時,周圍的空間盡數的崩塌,仿佛不堪承受一般。

  那是一種壓縮到了極致的魔氣。

  牧塵望著那顆魔球,心中都是忍不住的一顫,他都是預感,那顆魔球所蘊含的力量,即便是他催動最強的防御,“不朽金連”,恐怕都是不可能將其擋住。

  “轟!”

  魔球凝聚,下一瞬猛的暴射而出,所過之處,空間盡數的崩塌,而且那些鋒利無匹的空間碎片,直接是被魔氣吸收吞噬,如此一來,更是令得其威勢愈發的恐怖。

  如此簡單的一招,便是具備了毀天滅地之能。

  面對著那暴射而來的毀滅魔球,只見得“牧塵”也是雙手一合,掌心之間有著一座浮屠塔緩緩的冒出,浮屠塔晶瑩剔透,正是牧塵體內的那一座圣浮屠塔。

  不過,此時這座圣浮屠塔,與在牧塵的手中,完全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層次。

  浮屠塔上,凝聚著耀眼的光澤,當其一出現的時候,猶如是一輪水晶烈日,整個天地的光芒,都是被其壓制了下去。

  圣浮屠塔在牧塵的手中一震,然后塔尖搖擺,頓時有著一道水晶霞光噴出,那道霞光中,蘊含著某種極為玄妙的力量。

  霞光噴出,直接與那呼嘯而來的魔球撞擊在一起。

  預料之中的驚天爆炸并沒有出現,因為當水晶霞光碰觸到魔球時,頓時化為光芒將之籠罩進去,霞光彌漫間,黑**球竟是以一種肉眼可見的速度黯淡下來,最后支離破碎,迅速的湮滅...

  “好強大的封印之力!”

  牧塵見到這一幕,心頭頓時一驚,由浮屠老祖所催發的封印之力,簡直強得離譜。

  吼!

  血僵天魔帝見到攻擊受挫,不由得厲吼出聲,只見那尸天幽的身軀上生長出無數黑色毛發,然后他猛的化為無數殘影暴射而出,指尖冒出寸許左右的尖銳指甲,指甲上,閃爍著幽光,那種鋒利,即便是天至尊,都不敢輕易挨上。

  血僵天魔帝最為擅長的,便是近身肉搏,所以如今也是試圖貼近牧塵,以強大的近戰能力,將浮屠老祖壓制。

  但浮屠老祖卻并沒有給他這種機會,只見得他身形閃退,浮屠塔迎風暴漲,化為萬丈左右,當頭便是對著血僵天魔帝壓去。

  鐺!鐺!

  血僵天魔帝閃避不及,只能以鐵拳相迎,一拳拳的狠狠對著浮屠塔轟去,頓時間驚天之聲響起,不過每一次他將浮屠塔震退時,他本身也是會受到極為強大的反震之力,身形一次次的后退...

  如此十數次后,血僵天魔帝終是有些不耐,仰天咆哮,突然扭斷自身一條手臂,然后張嘴吐出熊熊黑炎,將手臂包裹在其中。

  “僵魔矛!”

  火焰燃燒,十數息后,血僵天魔帝探手抓進火焰中,然后便是從中抓出了一柄黑色骨矛,骨矛之上,散發著濃郁到極致的血腥氣息。

  鐺!

  手持黑色骨矛,血僵天魔帝再度狠狠的對著鎮壓而來的浮屠塔揮去,這一次,浮屠塔倒射而出,那堅固無比的塔身上面,都是出現了一道深深的痕跡。

  “哼。”

  浮屠老祖瞧得這一幕,卻是一聲冷哼,旋即他操控著牧塵的身體雙手迅速結印,頓時整座祭壇都是劇烈的顫抖起來。

  嗡嗡!

  祭壇震動,忽然有著裂紋自其中浮現,只見得數道流光自裂縫中暴射而出,迅速的匯聚,光芒閃爍間,一面閃爍著星光的銅鏡,便是出現在了半空中。

  那道銅鏡,極為的古老,其上遍布著斑駁古老的痕跡,鏡面幽深,給人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只是唯一有些美中不足的是,這銅鏡竟是缺失了一角,令得它看上去不再完美。

  嗡!

  在這道銅鏡出現的時候,圣浮屠塔也是在此時劇烈的震動起來,然后噴發出無邊無盡的神圣霞光,不過這些霞光,并非是沖向那血僵天魔帝,而是對著銅鏡而去。

  咻!

  神圣霞光的鉆入銅鏡之內,一息之后,銅鏡震動,忽然有著一道數十萬丈龐大的神圣霞光席卷而出,在那霞光之外,還繚繞著無數古老的符文,浩瀚至極。

  “封魔圖!”

  伴隨著浮屠老祖低喝聲響起,那些霞光之中,有著一道約莫萬丈左右的圖卷緩緩的出現,圖卷拉開,直接是洞穿虛空,出現在了血僵天魔帝上空,將其環繞籠罩。

  咻咻!

  圖卷中爆發出恐怖的吸力,將血僵天魔帝的身體,一點點的扯向圖卷之中。

  而那血僵天魔帝對于這道圖卷顯然是極為的忌憚,因此瘋狂的爆發魔氣,抵御著圖卷的吸扯,而在他的這種瘋狂抵御下,他的身體漸漸的穩住。

  “哈哈,浮屠老鬼,當年你這封魔鏡被本帝打碎,如今早已不再完美,還想妄圖將我吸入其中鎮壓?”血僵天魔帝見狀,不由得仰天大笑。

  因為隨著時間的推移,那封魔圖的力量,也是在逐漸的減弱。

  浮屠老祖的意志也是在此時輕嘆了一聲,道:“可惜...”

  若是封魔鏡完整的話,今日要鎮壓這血僵天魔帝并不困難。

  牧塵的心神,則是在此時望著天空上的“封魔鏡”,他盯著那缺失的地方,心中卻是微動,然后他心念一閃,便是有著一道流光自其袖中閃現而出,漂浮在了面前。

  流光收斂,化為了一道光滑的銅片。

  赫然是牧塵之前在那聚集城中,所得到的神秘銅片...

  “前輩,我之前曾經偶然得到一物...”牧塵傳出心聲。

  他的聲音尚未說完,牧塵便是清晰的感覺到,浮屠老祖的意志,在此時泛起了一股極為劇烈的波動,再然后,他就聽見了浮屠老祖那有些激動與驚喜的聲音在其心中響起。

  “這...這是封魔鏡的碎片?!”

  ...

  ...

彩票提现